discoelysium 组 (@[email protected])

这是一个关于 discoelysium 的群组,关注以获取群组推送,引用可以分享到群组。

I'm a group about discoelysium. Follow me to get all the group posts. Tag me to share with the group.

Tips:
回复时删除群组引用可以避免打扰到关注群组的大家 ~
Please delete the group tag in reply, thank you ~

创建新群组可以 搜索 或 引用 @新群组名@ ovo.st。
Create other groups by searching for or tagging @[email protected]


近期活动:

[2022-09-07 01:28:37] [email protected]: “……警探,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我不能更确定了,开干吧!”于是金皱着眉头,将手浸入了水盆。今晚他要帮双重荣誉警探洗头。水温得宜,金的手指抚摸上哈里的头皮时,哈里舒服地发出了一声喟叹。相当刻意。金在心底叹气。哈里的双手都缠着绷带,这就是他不能自己给自己洗头的理由。他在一次办案中不知怎么想的,将手伸进了火炉,所幸金非常可靠,要是阻拦不及时的话他们会得到分局历史上第一位重大残疾的在职警探。他真该*好好*谢谢金。“嘿!我谢过了!”“……你在跟谁说话,警探?”随即金意识到他不该问这么个蠢问题。在哈里身上发生什么都不奇怪,真的。哈里躺在长条沙发上,头颈探出来,正好落在水盆上方。为了匹配高度,水盆被放置在凳子上,金正坐着一把同款。他应当为哈里家居然有两个凳子感到惊奇和欣慰。从金的角度看,哈里的脸是颠倒的。那张闭着眼睛的大脸上带着梦幻的笑意,下巴重新长出了毛茸茸的大胡子,自从金对他刮胡子的行为给出不那么正面的评价之后他就重新蓄须了,并且有意无意在金面前显摆。我真的没有那方面的特殊爱好。金想。沉默的哈里是很少见的。通常他们会像说相声一样,对口不停,哈里遇到一点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喊金;或者是金单方面在哄孩子。他真的把“我不是你妈,哈里”贯彻到底了,不是吗?而此刻的哈里只是躺着,双手交叠,面带奇异的微笑。有点儿像吊人。金这么想着,心情很沉,手上的力道不由加大了点。哈里立刻哼哼唧唧挑三拣四了起来。……金弹了一下他的脑门,把一些水珠也弹到了哈里的脸上。@discoelysium #极乐迪斯科

[2022-08-11 12:18:38] [email protected]: @discoelysium 是极乐迪斯科的卡拉洁相关啊啊啊啊啊我写完了耶耶^o^https://nightalk.life/works/40949748因为本人创作力就那样自己能写的东西已经写干净了 又不想写架空因为觉得卡拉洁不适合架空 所以tag里的三篇应该是我写的关于卡拉洁的全部喵(≧^.^≦)~(BTW这篇新的我本来是想写masturbation的 但是写完那段跳舞后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性高潮 遂作罢)妈呀好长一段废话…希望喜欢的宝宝能给我转转……主要是想让别人看看我老婆…我真的太喜欢卡拉洁了……😢

[2022-07-14 15:54:32] [email protected]: @discoelysium 卡拉洁中心向~上一周打三周目的时候有感而写……比较短!谢谢你们来看~https://nightalk.xyz/works/40294683

[2022-07-07 23:15:12] [email protected]: [CW] 一点crossover的脑洞罢了

想看极乐迪斯科和福尔摩斯的联动……华生是静风舰退役下来的,故乡在灰域那头基本回不去了,一穷二白地在新城市落脚,合租人是脾气古怪的福尔摩斯,吸烟,饮酒,也对药物来之不拒,在新世界仍然做着古老的侦探行当,连他的道德家哥哥出于种种原因都几次找上门来请求他的帮助。外头整日整日地下雨,他有旧疾,但仍然乐意做助手,跟着侦探到处东跑西颠。案情逐渐明朗的时候福尔摩斯会笑着举起手来,等他一个高击掌,然后再来一个低击掌,他们一起看日落。极乐世界太大了,他们可能终其一生都不曾听闻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传奇警探哈里杜博阿和搭档金曷城的故事;但也可能就在某家旅馆酒店,他们点过同一种灰域特酿,然后一饮而尽,炫目的迪斯科球不知疲倦地闪耀,交错的时空,身影不曾重合也未有遗憾,一切只是自然而然地向前走……他们的脑子里都没有二十四个有趣的朋友,那样的天命之人凤毛麟角,但是人们仍然不停地前进,不停做出选择,哪里的大雨不落下,有人在就在那陋巷倒下……所以有生之年到底能不能看到一篇呢😢自己笔力不够,真讨厌或者联动真探也挺好,游戏本来也从这里面汲取了灵感,哈里跟拉斯特肯定很有话聊吧一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美的作品,就觉得来一趟好像也是值得的……@discoelysium

[2022-06-17 05:24:37] [email protected]: @X_XLeviathan @discoelysium 对不起……但可以在正文中加个预警吗

[2022-06-09 07:34:30] [email protected]: 来点蝴蝶#极乐迪斯科 @discoelysium

[2022-05-27 02:40:52] [email protected]: https://crowsyayahumansubmarines.wordpress.com/2022/05/27/%e4%bd%a0%e8%be%93%e4%ba%86%e5%90%97%ef%bc%9f%e5%93%88%e9%87%8c%e3%80%82//更新了一则我自己比较喜欢的漫画 @discoelysium

[2022-05-21 23:27:39] [email protected]: [CW] #极乐迪斯科 《三明治》让金彪三人pwp

@discoelysium 当时间来到晚上九点五十九分,即使是金·从容自若·曷城,也很难克制住两次将目光投向时钟。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期待敲门声,也许被拒绝对大家都更好。荒诞剧开始于三天前,他鬼使神差地决定答应哈里的一个请求,作为戒酒一周年的奖励。哈里露出*那种*笑容的时候金已经预感到会听见令自己后悔的东西,然后他听到了一个词:“三明治。”“什么?你是饿了还是…”金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是指普通的三明治吗?“我总是在想,也许我们可以邀请维克加入我们的派对…你有注意过他看你的眼神吗?”哈里握住金的一只手,用大手包裹他的手背,手指交错地陷入指缝之中,另一只手顺着金的小臂往前抚摸,推过手腕,推过掌心,展开金自然弯曲的手指,把金的手夹在两只大手之间摩挲,揉捏他因为经常握笔而轻微变形的指腹。金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也许是不置可否,也许是在享受哈里的爱抚。“你总是那么酷,不管是在上面还是下面,你都是掌控全局的那个人…我就在想,如果他愿意加入,我们可以把你夹在中间,让他进入你,同时你也在操我,看看你怎样凭一己之力操控我们两个人,又或者你会被我们拆开…”哈里依然在玩弄金的手,随着话语暗示性地弯曲手掌。金低声笑了,另一只手的手指插进哈里的长发轻轻卷动:“你真不害臊,哈里。”“害臊的那个人只能每天在警局盯着你的屁股看,我都替他难受得慌。我打赌他也想过这事,难道你没想过吗?”好吧,如果说他没想过,那是在撒谎。何况即使以前没想,金现在也很难控制画面出现在脑子里了。时钟来到十点,金不由得屏住呼吸,他试图听走廊上有没有脚步声,但浴室里的水声干扰了他的耳朵。他又回想了一遍提出邀请的过程,让一开始根本没明白他们的话,反应过来后一瞬间脸色通红地瞪着哈里,仿佛下一秒就要给他一拳,而哈里带着那种微笑回应让的瞪视。僵持一阵后让低下头移开自己的视线,改变了站立的姿势——尽管他也明白这也并不能掩饰自己的勃起。他真可爱。突然三声敲门声响起,第一下又轻又犹豫,后面两下急躁地连起来。金感觉提起的胃又落回了原来的位置,他呼出一口气,放松自己的肩膀,站起来开门。黑发男子在门外站得笔直,没穿制服,穿着自己的黑色翻领大衣——款式实际上和制服差不多。“晚上好,曷城警督。”“下班之后可以叫我金。进来吧,让。”他拍拍男子的肩膀,感到衣服下的三角肌紧绷。让·维克玛走进金的公寓,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拘谨地把外套挂在门口的挂钩上,坐进灰色的沙发,内心深处仍在怀疑这是否只是一场恶劣玩笑,虽然曷城警督不像是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臭小子也许会,但曷城警督会与他合谋吗?“你很紧张,不敢看我?”他听到低沉的轻笑,金的手暧昧地抚过他的上臂,还揉捏了一下胳膊上的肌肉。让冒险地把视线从自己膝盖上抬起,金在他面前俯身,白色短袖上衣的领口过于宽大,让一瞬间看见了衣服下那片光滑的的胸膛——然后金站直了身子,衣服的下摆束进裤腰,看起来细得不可思议。让慌乱地移开视线,就在这时,哈里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只在下身围了条浴巾。谢天谢地,让立马把视线转向这位前搭档。鉴于曾经无数次把哈里从呕吐物中拎起来塞进浴缸,至少他可以很坦然地看着哈里毛发浓密的身体。“噢,你已经到了。”他咧嘴一笑。“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卧室呢?”“哈里。”金责备地看了他一眼。“让很紧张,我们别把他逼得太紧。”“他总是这样,依我看来这和性压抑有关。但他还是到这里来了不是吗?”哈里转过视线对让提问。“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不会强迫你,但我相信对于今晚的派对内容我们都很清楚了,既然你来了,为什么不让自己享受一下呢?”哈里搂过金的腰,转身走向卧室,手掌不安分地揉着金的臀部,他绝对是故意的。“来吧,让。”金回头对他说,让感到口干舌燥,站起来跟着他们,视线根本没离开金的屁股。平时在宽松工装裤的掩盖下看不清楚,现在紧身牛仔裤勾勒出明显的曲线,正如他想象中一样又窄又翘,哈里的大手几乎可以握住一片臀瓣…让忍不住看了看自己因紧张而微颤的手,想象那是什么感觉。他们甚至还没完全进房间就开始了接吻,并不激烈,懒洋洋地调着情。金轻轻推着哈里走到床边,哈里倒退着往床沿坐下,吻顺势而下掠过脖子,在侧腰轻轻咬了一口,让听到了金惊讶的抽气声。然后他隔着裤子亲吻金的勃起,手在后腰伸进了衣服下摆。金按住了哈里的胳膊:“或许我们可以让他拆礼物。”“哦,对,维克…”哈里像是刚刚想起还有第三人在场,他回头找到了靠在门框上的让。让的身体几乎僵硬了,他靠近了两人,感觉每走一步空气都在变得更热。在燃烧起来之前,他终于走到金的身后,双手环抱住他的腰,低下头轻吻耳下那片松针味即将消散的皮肤。他感到自己急促的心跳拍打着金的肩胛骨。“不许在脖子上留下痕迹,好吗?”金向后回头,眼中闪烁着情欲,下巴轻轻磨蹭让的胡子。“好的,警督…金。”让及时改口,姿势别扭地在唇角落下一吻。他摸索到裤腰,把衣服前侧下摆缓慢地扯出来,然后用双手感知金的身体——平坦精瘦的小腹,很光滑,没有体毛与明显的肌肉轮廓。突出的肋骨下缘,随着呼吸轻快地扇动。下方传来拉链的声音,随后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在他的视角可以看到牛仔裤被扯下一半,哈里的头埋在金两腿之间。于是他的手继续向上探索,感到金的心脏在他的手指下快速搏动,顺势拧了一下左侧的乳头,一声没能忍住的闷哼在耳边响起。“我就知道这是个绝妙的好主意。”哈里含糊不清地咕哝着,拉开金的内裤轻吻。金向后瑟缩了一下,更深地靠在让身上,让突然发现到自己已经非常硬了,身体的挤压令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天啊,金一定也能感觉到自己在顶着他。让终于把那件上衣卷到胸口,金顺从地举起手让他脱下,象牙色的躯体完全展露出来。让意识到自己成为了全场唯一一个衣着完整的人,连忙后退半步匆忙脱下自己衬衫。在他的注视下,金优雅地抬起一条腿用膝盖顶住哈里的胸口,脚踩在他胯间,缓慢俯身把他压倒在床上。哈里发出一声没羞没臊的呻吟,浴巾在金的脚趾下松开,金也成功蹬掉了自己的裤子,跨坐在哈里身上亲吻。让惊讶地看着曷城警督展示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一面,越是急切,颤抖的手指越是解不开裤子的皮带,气恼地哼了一声。金从热吻中抬头,似乎有些好笑地挑眉,伸手抓住他的腰带把他拽到床边。金的手指很灵巧,他单手就解开了让拉扯许久的裤子,露出被撑成帐篷形状的内裤,戳了戳帐篷顶端被前液濡湿的痕迹,让嘶地抽了一口冷气。然后金把手指扣在内裤边缘,征询般对上他的视线。让点点头。“是的…来吧。”他的声音低哑到连自己都陌生。哈里躺在床上吹了声口哨:“是个大家伙,金,你得好好准备了。”让不知道自己的脸是气红的还是羞红的,他瞪着自己的前搭档:“你就不能闭嘴吗,臭小子?”“或者你不需要我告诉你金的敏感点…”哈里的话消失在含糊的闷哼中,金把两只手指探入他嘴内,搅动那喋喋不休的舌头,哈里眯起眼睛顺从地舔着。然后金拉开让的内裤边缘,用沾满唾液的湿润手指抹开前液,滑腻地绕着冠状沟打转。让的大腿肌肉明显地抖了一下,幸好有力的腿还是及时支撑住了体重。去他妈的,别表现得像个处男。让在心里对自己咆哮。虽然他没有与男人做过,但至少还知道怎么调情。一声碰撞的轻响。让抬起头,强迫自己的视线离开金挑逗他的手指,看见哈里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瓶液体——然后就让抽屉这么敞开着。他把液体挤在手指上,手绕到大腿后,在入口上抹开,然后把瓶子抛过来:“维克,接着。”让单手抓住那个瓶子——半空的,显然经常使用。他摆脱了自己的裤子爬上床,金向后躺下,头枕在哈里毛茸茸的大腿上,弯曲的双腿一边支在床上一边平放,隐秘处朝他打开。“你想帮我准备吗?”他露出一个微笑,语气平静得像是在问他能不能给自己递一份文件。离金的头不远处,哈里已经开始用手指操自己,发出含混的呻吟。让咽下喉中粗砺的紧张感,尽量镇定地学习哈里的动作。他跪坐在金的身侧,往手指上挤了过多的润滑液,以至于有一部分滴落到自己的大腿上。他吓了一跳,匆忙把手伸向金的腿间,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要让它滴在床单上。也正因为如此,他还没来得及感到尴尬,就触碰到暗粉色的皱褶。润滑液很凉,他感到那处条件反射地收缩了一下,然后又被主人的意志控制着放松。让的脸突然涨红了。他抹开滑腻的液体,指尖按压在边缘,惶恐地注视着金的眼睛。金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手掌抚上他肌肉结实的大腿,把滴落的润滑液在掌心抹开,然后环住让的茎身有一下没一下地套弄,偶尔用掌心在头部打圈,快感不至于过早积累,只是令欲火越烧越旺。指尖推过那圈肌肉时,金微微张开了嘴,他决定把这当作邀请,俯身吻下去。金慵懒地吮吸他的下唇,在手指完全进入后呼出一口气。随着手指的进出,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亲吻也变得强硬,舌头压向他的上颚,吸吮他舌尖的动作近乎于撕扯。让没与男人接吻过,事实上他经验少得可怜。他不知道男人间的亲吻都是这样的吗?又或许这只是金的喜好?他被吻得心醉神迷,但两人的身体贴得太近了,他不可能忽略,当指腹每次经过某个位置时,金的身体就会颤抖。他有意加重了按压,金的呼吸突然混乱了。他不得不认输,向后昂起头逃离了亲吻:“现——现在你可以再加一根了。”第二根手指也挤了进去,让惊讶地看着气喘吁吁的金,从胸口以上都染上了粉红色,眼睛半闭着,阴茎贴在自己的小腹上,随着手指的进出而抽动。金已经不太能维持表面上的镇定,但相比起旁边正在发出各种声音的哈里还算冷静。他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抬手抓住哈里的胳膊:“看来你自己也能玩得很开心,不需要我了?”哈里呜咽了一下,小心地坐起来,大腿依然平稳地支撑着金的后脑勺。他把刚从自己体内拔出来的手指顺着金的囊袋按压,滑过会阴,贴着让的两根手指缓缓向里挤。这本该有点恶心,但也奇妙地令人感到兴奋。“操……”金沙哑地吐出一口气,咬住下唇。哈里像是在让面前卖弄对这具身体的熟悉,手指不安分地旋转进出,时不时逼出一声惊喘。金连手上的动作也忘了,无暇顾及让已经硬到发痛的阴茎,只是虚浮地抓着。“我想,啊…我准备好了。”哈里在他张嘴的瞬间故意重重一按,猝不及防的呻吟逃离了金的嘴唇,他没什么威力地瞪了哈里一眼,坐起来拍了拍床垫。哈里咧嘴笑着翻了个身,从抽屉里摸出两片铝箔递给他们——竟然还是不同型号的。让百分之一百肯定自己没对哈里透露过自己的尺寸,他是怎么——算了,他不是第一次见识双重荣誉警督犀利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洞察力。至少他不需要再尴尬地下去从裤子口袋里拿自己带来的那个,这样更好。

[2022-05-17 06:33:54] [email protected]: [CW] 就,一点老师金,学生彪,左右没想好(混乱

@oxycontin @discoelysium

[2022-05-14 00:52:18] [email protected]: 短摸了《陌路狂花》02这节主要是埃利斯×卡拉洁 有暴力和死亡描写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822475/chapters/97462518#[email protected] #极乐迪斯科

[2022-05-12 06:47:32] [email protected]: 搞点@discoelysium #极乐迪斯科

[2022-05-12 06:46:43] [email protected]: 稿@discoelysium #极乐迪斯科

[2022-05-11 07:49:35] [email protected]: 修了下炒个冷饭给让彪让填个砖 :nyan_ca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email protected]

[2022-05-11 02:23:30] [email protected]: 马丁内斯下着雨。金警督百无聊赖地用脚打着节拍,他不清楚你为什么从褴褛飞旋光着脚,疯子似的跑出来,在零下的空气中只着巡逻斗篷和恐怖领带;也不明白你聪明的的小脑瓜又想到了什么,以至于绕着书店跑了三圈又小心翼翼地投币,借助那台旧仪器眺望远方。但他很乐意体谅你。他向来如此宽容。东边有什么?西边有什么?南边有什么?北边有什么?天空上面有什么?你听到海鸟的鸣叫,它们振翅飞过,对这片衰败的废墟从不留恋。你闻到酒的香气,食髓知味疯狂鸣叫,是的,你曾经在梦中品尝,51年的灰域特酿,你一仰头饮下的是某年某月瑞瓦肖的风雪,被精心灌制成唱片,又通过灰霉酿造机,流进你的杯子。你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们,卡拉洁在露台吸烟,小孩子无人管教,地摊老板戴着夸张的眼睛,书店老板用警惕的目光打量你,哈迪兄弟盘踞在褴褛飞旋,但是提图斯伸出手,你与他握手……你看到你自己,吊在后院的树上,身体肿胀,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你用钢筋铁骨忍住没有吐出来。你看见你用颤抖的手深夜拨通电话,对面传来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你又闻到那种杏子味。你看到金。你看见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疲惫地躺在床上。你看见他跟在你身后,小心避开你的加姆洛克开箱步。你探听他的秘密时,他挑起的眉毛好像有什么魔力,你不得不认输。你看见他鼓励你,他把心爱的钢圈交给你,让你卖了换钱,而那时他才刚刚认识你。——极乐世界是什么?——所有一切。灰域和洲——就在表面——外层的磁气圈……燃烧着,狂怒的真理,八千年书写的历史。你忍住没有哭出来。但是金警督贴心地递上了他的手帕。你决定把它好好收藏起来,除非遇到更需要它的人。——————​Red Rock Riviera 太动人了,有机会一定要看看那部纪录片。警督的手帕我送给那位女工人了。我喜欢金,但是金给予哈里的寄托物很少,我送手帕的时候很犹豫,但是我想我做了正确的决定。我还很喜欢回答"极乐世界是什么"的那句话,特别是furious truth.晚安。#极乐迪斯科#[email protected]

[2022-05-06 20:38:19] [email protected]: 朵拉。默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好像有雪花簌簌飘落,一片一片。我们的小屋在冬天寒冷透顶,微博的薪水仅能支撑的取暖措施,是我们两人都在家时才会点燃的旧炉子。夜晚,两具尚且年轻的鲜活肢体紧紧相贴,摩擦,摩擦,雨水拍打在窗户上,狂风呼啸,尽是不甘的嘶吼。世界薄待了我们。但我取出那支花的时候,她的笑容是那样美,那样永恒,那样无罪。朵拉。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曾为我带来了无数的欢乐,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年堪比命运的馈赠。你比我要坚强。你离开了我,我会哭,可是你哭的时候我无法看见。你做了正确的选择,大概,因为——看看我吧,现在的我不值得你的爱,不值得爱。我们是在时间上行走的可悲生物,这一切都无法倒转。你轻易地赐予,又残忍地收走。唉。我不怪你,我只是仍然想念你。朵拉。拨通电话后你请我不要再打来。我希望你过得好,得知你过得好我非常高兴。我知道我们已经再没有可能,就算你终于回心转意,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的生活也在变好。为我高兴吧!我遇见了一个人。你不会想到我醉着拨出过的电话错打给了谁,他又如何回应了我。我很感激他,我感激这一切。我仍然哭,但是曷城警督的手帕很好闻,拿到手里总是干干净净的。也许我们该见一面,你会喜欢金的;但是不见也没关系了,再也不见,再没关系了。我同样感激你。朵拉。让我最后呼唤一声——————《伪哈里日记》我一定要查出这个冒名我写日记的家伙是谁,我才不会在日记里写这种矫情的东西,我根本就不写日记!这侵犯了我的名誉权!不管是谁,他或她应该付给我钱。嗯,警督,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今天早上有人寄来了这个,给你的。呃,这是什么?......金,你没看吧?没有。呼。那太好了,你不能看这个。(挑眉)......我是说,最好别看,这是给我的,记得吗?我还以为你愿意跟我分享一切。(吞咽口水)当,当然,但是这个......(英勇就义)(金看完了集结成册的众卿家的金彪车、彪金车、甚至彪金让车、猫塑等等等等一大本)金?......金?你没有生气吧?写得还不错,笔触很优美,而且有些事我觉得你真的会做出来。是吗?我也觉得写的不错,挺幽默的。..................那,那我就不追究冒名日记的时了吧,没想到那个人还是我的狂热粉丝!(我是天王巨星!)我对另一个世界传达的善意也受宠若惊,感谢大家的厚爱,你们提出的建议我都会斟酌采纳的。等等,金,不是吧?!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极乐迪斯科 #[email protected]

[2022-05-06 18:36:01] [email protected]: 我来迪组滥竽充数啦~《陌路狂花》01主cp是卡拉洁×露比,后面估计会带点哈里×金。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email protected]

[2022-05-06 01:14:25] [email protected]: #极乐迪斯科 眼金 @discoelysium

[2022-05-05 17:22:42] [email protected]: 褴褛飞旋再见了您内!一晚二十也太黑了,我们一年到头的的工资才有几个子儿啊?不过,说说而已,我只是要去那个免费的小屋住一住,该办事还是得回来。这儿的音乐不错,酒也不错。可怜的金,还要自费住在这里呢。清晨下楼之前先偷了点思必得磕磕,精神百倍。没别的原因,好玩而已,规矩了那么久,总该犒赏犒赏自己吧?对吧食髓知味!你懂我!哈哈!我知道这玩意儿对我的大脑有害,但我的大脑配得上这个。这完全是我应得的。走到柜台跟加尔特打招呼的时候,金看了我好几眼,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顺便,我还跟鸟巢罗伊要了点吡嚯浣酮,我以前没磕过这个我也没受过辐射,但是眼睛变黄色应该会很酷。那些像罗伊一样志愿去做这些的是英雄,而我是小丑。金就在一旁事不关己地巡视货架,不想掺和这个。说到底我们只是同事,临时扎起的草台班子,来处理这个破烂地方的破烂摊子。我们甚至不在一个分局。但在我心里有个金一直冷冷地看着我。讽刺地,没有笑容。你这个疯疯癫癫的可怜鬼!末日就要来了!下班后继续去打扰金吧。白天一起探案,因为我们是同时,在履行职责;夜晚我侵占你的私人空间,因为我试图更进一步。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伪哈里日记》呃,对不起,我不该说你是破烂地方,那只是兴之所至随口胡诌的......你知道,我爱马丁内斯,也爱瑞瓦肖。我爱这片土地胜过我自己。然后,嗯,我不知道金加入的具体是哪个地下组织,但我觉得,我也想加入一下......我是说,也许,大概,似乎,我可能是个金性恋。没错我是个金性恋!我狂热地爱上了金。............哈里?你是想说你是双性恋,对吧?没错!我爱你!#极乐迪斯科 #[email protected]

[2022-05-05 11:55:30] [email protected]: 是之前给朋友写的极乐迪斯科同人卡拉洁x露比给大家炒炒冷饭~https://nightalk.xyz/works/[email protected] #极乐迪斯科

[2022-05-04 21:27:07] [email protected]: 警督,看着我爬进垃圾桶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听到你与我亲切地道晚安,我看到你的烟掏出来又放回去。可是你的心里,你在想什么?我从未如此渴望了解一个人的全部知识,像渴望酒精、迪斯科和得不到的三明治。每天,我顶着滑稽的头衔在你面前走来走去,灰域行者,法律化身,抱歉警探......我是一个女权主义天王巨星,超级遥视的康米之星,最可怜的现界之敌。你会笑我吗?用你漫不经心的眉毛?Wubba lubba dub dub! 我忘了你看不见这个。盖子合上了,你的脚步声变得越来越远。坤诺还在扔石子,嘴里骂着不干不净的话,我故意留着那具尸体,吊在那里。如果来的不是我,警督,你会喜欢这个新搭档吗?哦.....金。你值得更好的。朵拉找到了,你也会找到,就在某一天。我们都知道,早晨再也不会到来。而我是个*真实垃圾*。————《伪哈里日记》哈里,你在说什么傻话?我遇到的就是你,没有另外的可能,而你已经够好的了。你跳进垃圾桶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但我也有预感你还会回来.....嗯哼,预感,就像你常提到的那样,不过我没有你这么,*神异*。给,擦擦脸,明天局里要开会,你不能再迟到了,维克玛今天跟我念叨了五遍,他会非常生气的。哦......对,你绝对不愿意看到那样。#极乐迪斯科# #discoelysium#@discoelysium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