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zuvier 组 (@[email protected])

这是一个关于 yuzuvier 的群组,关注以获取群组推送,引用可以分享到群组。

I'm a group about yuzuvier. Follow me to get all the group posts. Tag me to share with the group.

Tips:
回复时删除群组引用可以避免打扰到关注群组的大家 ~
Please delete the group tag in reply, thank you ~

创建新群组可以 搜索 或 引用 @新群组名@ ovo.st。
Create other groups by searching for or tagging @[email protected]


近期活动:

[2023-01-25 00:50:55] [email protected]: 过年吃点 :0181: @yuzuvier ————————分割线—————9. 汗湿的衬衫Javi一觉睡到了快十一点。他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摸旁边,这才想起结弦去了东京。Javi记得他说今天会有拍照的工作安排,好像是因为杂志或者是什么产品的代言,总之这可能需要很久。他嘟囔着,踉跄地从榻榻米上爬起来,心里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说服结弦,才能把榻榻米换成他更习惯的床。Javi懒洋洋地洗漱,给自己做了点吃的,帮由美浇花,然后花了一些时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结弦不在,他在这所并不算熟悉的房子里有点不自在,又有点理所当然的好奇。他先研究了一下日式住宅的结构,感慨了一下洗手间的分区设计和各种储存收纳的角落。最后回到结弦的房间里四处打量,甚至抓耳挠腮。收起来的东西,关起来的柜子是不能随便动的,那看看放在明面上的东西应该没问题吧。Javi这样想着,先是打开结弦书桌上的记事本。他翻了几页,虽然看不懂日文,但大概猜出那是结弦关于滑冰的笔记,还有一些演出的构想。Javi把记事本放回原处,又去看书架上,发现一本有点眼熟的相册,好像是结弦小时候的东西。Javi有点兴奋地把那本相册抽了出来,开始津津有味地翻看,他之前只看过其中的几页,还是由美拿给他的。结弦小时候的照片,尤其是滑冰的照片很多人都通过媒体和网络见过。但是就好像这种,张大嘴哭哭的,就连Javi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可怜的小东西。”Javi点了点那张照片,自己笑了起来。他慢慢看完了那本相册,最后一张照片停留在结弦大概十四五岁的时候,那是某年的夏天,结弦穿着白色的校服衬衣,满头大汗的在院子喝汽水。Javi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合上了相册。就好像是恶作剧一样,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那是一个特殊的信息提示音。Javi吓了一跳,莫名有点心虚。from Yuzu:Jabi起床了吗?在干什么?(⁎⁍̴̛ᴗ⁍̴̛⁎)结弦大概是在工作间隙发信息给他,Javi忍不住微笑,飞快地回复他。from Javi:没做什么,只是很无聊。你工作还顺利吗?from Yuzu:还好,比预想的要快,大概可以搭傍晚的新干线回去。\^O^/from Javi:那太好了,能回来吃晚饭吗?想吃什么?from Yuzu:可是我没有胃口。(T . T)from Javi:怎么了?不舒服吗?from Yuzu:拍摄有点热呢。from Javi:是在室外拍摄吗?东京好像是比仙台要热。from Yuzu:在室内,但是好热。( ;´Д`)from Javi:没有空调吗?from Yuzu:有的,但是很多灯光,所以会很热。from Javi:真可怜,我的宝贝好辛苦。🥲from Yuzu:好热啊,我出了很多汗。Javi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犹豫了一下。很快对面就冒出了新的小气泡框。from Yuzu:好热。衣服都弄湿了。Javi下意识吞了一下口水,他盯着手机思考了好一会儿。结弦在休息室等待工作人员置换拍摄布景,他带着坏心眼的笑容,等着看Javi会怎么回复他。“……这是啥?”结弦皱着眉头来回放大Javi回复给他的那张图片:一块巨大的冰川,上面有两只北极熊。唔,又一张,还有……还有?居然是组图。from Javi:怎么样,多看看这样的照片会不会感觉凉快一点。“这个人,我……”结弦翻了个白眼,他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打字又删掉,然后想了想,站起来反锁了休息室的门。Javi接到回复的时候又过了好一会儿,他点开图片,差点儿把嘴里的棒冰喷出来。from Yuzu:今天的拍摄服装我觉得很好看,偷偷给你看一下。(///▽///)结弦说的拍摄服装是件香槟粉色的衬衫,看起来像是丝绸质地,很薄。搭配服装的是小颗的珍珠项链,从光泽到颜色都完美的衬托了人。结弦显然精心挑选了角度,他把扣子开到第三颗,很明显的拍出胸口反光的汗迹。from Javi:🥺看起来真的很热啊……终于。结弦得意地笑了,他慢条斯理地整理过分打开的领口,一边期待Javi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喔,说不定他会迫不及待直接打视频过来。结弦这样想着,又有点紧张,他对着镜子又抿了抿嘴唇,希望工作人员晚一点再来找他。from Javi:啊———给你吃一口。🤪Javi的回复很快就来了,附图是一张咬了一口的红豆棒冰。结弦盯着手机屏幕超过了一分钟,甚至有点想尖叫。他又气又笑,用力地戳屏幕仿佛当成是Javi的脑门。from Yuzu:你!是不是!故意的?!from Javi:是。from Yuzu:???from Javi:就想看你着急的样子😝不要生气嘛😗from Yuzu:已经生气了!(♯`∧´)from Javi:可是我还有事情想跟你商量。from Yuzu:什么事?from Javi:这张照片可以让我用来做配菜嘛?please🥺结弦有点没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他正想查翻译软件,Javi就紧跟着发来了下一条。from Javi:我是说,比如某些当你不在身边的夜晚。👀“不可以!”Javi接通电话的瞬间就忍不住开始笑,结弦大概是怕被听见,压低了声音冲他嚷。他听起来又嫌弃又抓狂,但是并不生气,甚至还有点憋不住笑。Javi也笑个不停,又故意说道:“抱歉,我也只是出于礼貌才问的,你发给我那就是我的了。”“我撤回了。”“我保存了。”“你不可以用我的照片做肮脏的事情!”“首先,那不是肮脏的事,作为一个有伴侣的成年男人,在他寂寞的时候这只是一点可怜的自娱。其次,你说晚了。”“噫,真变态,我早该想到。”结弦笑着骂他,又忍不住好奇:“你用的哪一张?算了还是别说了。”“如果你想要挽救你照片的清白,也不是不可以。”结弦能想象出Javi的表情,那种想要做坏事时贼兮兮的笑意,他在心中感慨爱情让人变白痴,但还是认真地顺着他的话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做呢?”“你可以用你自己来换照片,比如说把这件漂亮的衬衫穿回来。噢,最好能保持这种有点汗湿的状态,我觉得那样很性感。”“我不知道呢,车上、新干线上都有空调。而且仙台很凉快,这种温度很难出汗。”“那可真遗憾。”Javi在电话那头叽里咕噜的叹气,好像小狗耷拉下来耳朵和尾巴。结弦低声地笑,他还想再逗一逗他,但听见工作人员询问的敲门声,他快速和Javi告别,打开门准备再次开始工作。只是在这之前,他有件事需要确认一下。“很抱歉这可能不符合惯例,但是这件拍摄用的服装可以让我带走吗?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支付费用。”Javi挂掉电话后,又点开那张照片,他无声的叹气,感慨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变态。但很快,结弦发来的信息就打断了他的自我审判。from Yuzu:也许你可以自己努力一下,你应该很清楚什么情况下我很容易流汗。❤️from Javi:我已经等不及了。😣from Yuzu:不可以~等着。╭(╯^╰)╮from Javi:遵命😚End

[2023-01-07 10:45:51]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20150330板鸭电话采访https://www.antena3.com/noticias/deportes/futbol/javi-fernandez-directo-chiringuito_2015040257b2e0b60cf269d3ac15ddc3.html译注:原音频已不可获取,此篇翻译来自于gs上的英翻,英译表示双方(尤其是Javier)使用了很多没有英文对应的西班牙语口语,因而中译也难免会有差池,还望谅解。以下以J代表Javier,C代表采访者。英译注:哦,我也发现了这个电话采访,其中有一些我们已经听说过的事情,但也有一些新的细节。这是一个8分钟的采访,所以翻译相当长,对此表示抱歉。翻译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的,因为他们(特别是Javier)使用了很多没有对应英文的口语,我试图让这些部分尽可能容易理解。J:嗨,晚上好。C1:晚上好,Javier Fernandez先生。首先,请允许我们起立向您问好。J:(笑)非常感谢。C1:恭喜!我们发自内心地祝贺你。J:谢谢!C1:Javier Fernandez,世界冠军。这听起来是什么感觉?J:对我来说听起来很奇怪,我还没有适应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适应它。C1:我们一直在关注着你。我们的同行Paloma Villareal(花样滑冰的西班牙解说评论员女士)关注着花样滑冰,也特别关注你。她告诉我们:“Javier Fernandez本周末要争取金牌。他要登上领奖台,这是必然的事。但他必须要十分谨慎才能获得金牌。”而在短节目之后,她告诉我们“明天早上,密切关注Javier Fernandez”,她说得很准。J:(笑)嗯,是的,我自己甚至没有这种自信,没有期望它能成为现实。诚然,我们一直在训练中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以到达这里,但当你真的要加入竞争,必须与如此优秀的滑冰选手争夺奖牌——尤其这位来自日本的奥运冠军,情况会变得更为复杂。我认为,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取得这样的成绩,可以说更有成就感。C1:你在每场锦标赛中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带来一个又一个欢乐。你也会时而惊喜到自己吗?J:是的,有时是的。有时我会想“我是怎么走到这儿的?我是在哪个时刻加入这项运动的?因为谁,因为什么原因”。我为自己感到惊喜,但同时我也为自己取得的一切成就和经历感到高兴。C1:你才23岁。J:(笑)是的。也许再过三四年,我就已经走了一段下坡路,所以我想在这最后几年里,为我们的国家从这项运动中获得我所能及一切。

[2022-12-25 23:23:22]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圣诞快乐惹————————分割线——————夏日三十题 No.8 被晒得红彤彤的脸颊“你要干什么?”结弦缩在缘侧的懒人沙发上玩游戏机,他抬起头疑惑地看着Javi。西班牙人在自己身旁坐下,然后开始脱衣服。“晒太阳啊。”Javi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结弦异样的目光。他赤着上身在木质地板上躺下,扭动调整姿势以便太阳可以晒到他的全身,甚至还摸出一副墨镜:“今天天气这么好,不能浪费。”“哦吼,西班牙人。”结弦收回目光,调侃道:“我很高兴你没有试图脱裤子。”“你想看的话我可以脱。”“滚啦。”结弦笑着骂他,又把注意力回到游戏上。Javi却伸脚戳了戳他:“坐过来嘛。”“不要。”“你应该晒晒太阳。”“我不喜欢。”结弦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仿佛生活在另一个时区。一开始是为了协调冰场的使用时间,和Javi的异地时差,最后就成了一种习惯。如果不是Javi今年夏天来了,他可能还是会继续这样。“这样不好。”Javi咕哝着,继续用脚戳他:“人类需要阳光,这对你有好处。”“比如呢?”“嗯,可以补钙。”“我有专业的团队处理营养问题。”“这会让你心情变好。”“可我心情没有不好啊。”结弦也伸脚有一下没一下的和他互相戳:“还有呢。”“唔,也许晒黑一点比较性感?”“哈,这就是该死的文化差异。”结弦用力把手掌拍在他脸旁边,从上而下俯视他:“所以对你来说我的肤色不够性感吗?”“当然不,请原谅我的英语很糟糕。”Javi从善如流,他伸手把结弦拉近,像小鸟一样啄他:“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人。结弦笑嘻嘻地往他怀里拱,又一本正经地扳住他的脸来回看:“倒是你,你应该防晒。”“为什么?”结弦伸手摸了摸他的眼角,神色严肃:“因为紫外线会加速老化。”Javi哼了一声,生气地打开结弦的手,背过身去不再理他。结弦知道他是装的,但一样兴致勃勃地陪他演。“咚咚咚,有人在家吗?”他伸手在Javi背上敲。“你好幼稚啊。”Javi似乎有点嫌弃,但还是捏着嗓子配合他:“不,没有人在家。”“那是谁在说话?”“是鬼魂。他的爱人嫌弃他的衰老,所以他死于心碎。”结弦又气又笑,在他背上戳来戳去:“倒底是谁比较幼稚啊。”“是你。”“那好嘛,是我。反正我看起来年纪很小,幼稚一点也是可以的。”结弦一点也不在乎,他又黏过去扒拉Javi,嘟着嘴巴要亲亲,Javi回过身捏他的脸,捏的他“唔唔唔”叫,然后又忍不住凑过去亲。“我真的看起来很老吗?”Javi还是有点在意的。“嗯,在你熬夜,不好好刮胡子,还有没有我帮你做护肤的时候,是的。”结弦摸了摸他的脸:“所以你要听我的。”Javi叹了口气,表示妥协:“好吧,家里有防晒霜吗?”“这我还真不知道。妈妈应该会有,但我不知道在哪里。”“那你注定只能和我一起接受紫外线的摧残了。”Javi手脚并用把他困住,带着他滚进阳光照到的地方。结弦眯了眯眼睛,轻轻踢他:“好晒啊!”“嗯,这就是紫外线照射的效果,现在我们得一起变老了。”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戳中了结弦,他不再嘟囔,安静地和Javi挤在一起。阳光晒的人犯困,他很快就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刚要睡着的时候,Javi突然使劲推了他一下。“啧!干什么啊!”结弦睁开眼睛,有点不高兴。Javi一脸无措又忍笑的表情,他支支吾吾,伸手碰了一下结弦的脸:“Cariño,我错了,你好像真的不适合晒太阳。”“……”结弦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飞快地跑进洗手间,并且在看见镜子的一瞬间开始尖叫。“啊啊啊啊啊!都是你!我都说过我是豆腐做的!”结弦愤怒地冲着Javi大喊,又回过头去看镜子,哭笑不得的说道:“我看起来好像大笑过后又憋气的Brian,我变成红种人了!”“对不起宝贝,我愿意尽力弥补我的过失,但是在这之前,我可以笑吗?”“不可以!”“妈妈说也可能在最下面的储物盒里。”“我找到了!在这里。”Javi从洗手间的镜台里翻出一盒芦荟胶。他小步跑回客厅,乖乖在沙发前蹲下来:“要我帮忙吗?”“不然呢?这都怪你。”结弦拉下脸上冰毛巾,白了他一眼。Javi在他旁边坐下,让结弦枕着自己的腿,帮他把芦荟胶涂在脸上:“怎么样,好点了吗?”“有点刺刺的。”结弦皱着眉头,故意吓唬他:“你会害我丢掉护肤品合约你知道吗?”“很多钱吗?”“嗯,很多呢。”“那怎么办啊,不如帮你在西班牙找个别的合约吧,毕竟我们更喜欢像你现在这样的,晒的红红的。”“那你呢?”结弦抬头看他:你喜欢什么样子的?”Javi似乎心领神会,他撅起嘴,以免碰到黏糊糊的芦荟胶,然后低下头在结弦嘴唇上碰了碰:“你怎么样我都喜欢,不管是豆腐做的,还是红种人……”结弦心满意足地哼哼,却发现Javi似乎又在忍笑,他欲言又止了好半天,还是欠揍的开了口:“……又或者是,噗……史莱姆哈哈哈。”“…………我再给你个机会,说点我爱听的。”“我错了,我爱史莱姆,史莱姆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你好变态。”结弦呸他:“真恶心。你怎么会觉得我爱听这个?”“对不起,我是西班牙人,我不会说英语。不如让我用行动来补偿你吧。”“走开啦,神经病!啊呀,你该不会真的性幻想史莱姆吧!”

[2022-12-13 14:32:50]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0459732?spm_id_from=333.999.0.0更了翻译

[2022-12-12 19:49:12]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在汤上突然看到一个非常牛逼的时间线,好像正在建设中还未完成https://at.tumblr.com/marine-33/the-bromance-between-two-athletes-which-moved-and/fgxedjrpgmei

[2022-12-05 00:53:20]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更了02

[2022-11-29 14:17:02]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亲友扫的冰宝 暂时就生肉吧(摆

[2022-11-10 01:23:12]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写完惹!强制勃起就是太难了(抹泪 :11134: 中间改了一点———————分割线———————结弦撑着衣柜的手滑了一下,他失去平衡,带着Javi向一旁摔倒。Javi想抓住他,慌乱间脚下绊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摔进了衣柜里,他们倒下的时候扯掉了不少挂着的衣服,闹出的动静不小。结弦刚想抱怨,外面的舞曲声突然停了下来,他们两个顿时都屏住了呼吸,连气都不敢喘。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大气都不敢出,好在Lucy似乎并没有发现,过了一会儿外面又继续响起了吸尘器工作的声音。结弦长长地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差点晕了过去。他一直强忍着不要发出声音,因为身体绷的太紧加上过于刺激,他刚才甚至有了一次小小的高潮。他感觉腿旁边有一件让他不太舒服的衣服,可能是另一件考斯腾,有稀碎的闪片或者钉珠,有点扎人,他忍不住想动一动。“你还好吧?撞到了吗?”Javi想从结弦身上爬起来,他刚去抓旁边的格子,只听见咔嚓一声,衣柜的隔板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被压塌了,他们两个人茫然地被埋在一堆衣服里,都有点反应不过来。“我可以笑吗?”“不可以。”结弦喘着气打了他一下:“快点起来……”“起不来了,我忍的好难受。”“我知道,但是起码别压在衣服里……”结弦翻身想躲开,但又被Javi拉了回来。他半真半假地反抗,最后Javi还是压制住了他,他背对着Javi半趴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里,这个姿势让他无处着力,背后Javi又像找食的大狗一样在拱他,埋在他颈窝里磨蹭吮吸。结弦只觉得那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性器再一次埋进身体里,开始缓慢地动作,没有很用力,但顶的很深。他很快就软了下来,好在外面吸尘器的噪音盖过了他的喘息,他用仅存的一点理智又推了推Javi:“你起来……衣服,衣服会弄脏的。”“已经脏了啊。”Javi意有所指地去摸他腿间,那里已经湿透了,连带着结弦身下压着的衣服也有些泛潮,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会儿那块布料:“嗯,这件好像是我的,也被你弄脏了。”结弦抱怨着推了他一下,小声嘀咕Javi听不懂的母语。他似乎至今不太能和本不该属于他的这个器官完全和解。被操弄前穴总是会让他有些或重或轻的羞耻感,这个地方太容易变得潮湿,太容易被侵入,太容易就顺从迎接,一点也不矜持。用这里做爱却又比任何方式都要舒服的,舒服到让他恐慌。就好像快感被彻底打开发掘到了尽头,彻底失去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但面对Javi,即使是这样,他也愿意和Javi分享他最深层的秘密。他把把自己的秘密当做礼物献给了他爱的人,他也得到了所期望的珍视。从此他们共享这个秘密,结弦的秘密成为了Javi的宝物。“这件好像是la man cha?或者理发师,不,理发师的袖口有扣子,也许是加勒比。”黑暗中结弦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感觉却变得更敏锐,Javi在他背上不停地亲吻,像小鸟一样啄。但是那层薄薄的布料显然让他不太满意,于是他咬着结弦背后的拉链往下扯,露出他的脊椎,从腰窝开始,一口气舔到后颈。结弦张着嘴无声的喘息,他浑身都在发抖,Javi太知道他喜欢什么了,他抓着Javi的手,好像不知道是想让他抚摸自己,还是想让他停一下。深处敏感的地方也在被不停顶弄,Javi又顺势把手贴在他的胸口,有些用力的去揉他的乳尖。结弦痉挛一样向后仰,他差点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只是无意识从低声叫道:“Jabi,我……啊!衣服,摸摸我,衣服,想脱掉……”“嘘,嘘!宝贝,小声一点!”Javi差点吓了一跳,他捂住结弦的嘴,结弦却开始不安分地挣扎,似乎是想脱掉那件半挂在身上的考斯腾。Javi抓着他的脚踝把他腿打开的更大,快速有力地抽插。结弦很快就无力再和他争执,他顺从地贴着Javi滚烫的前胸,配合他的动作,想要更多的快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外面吸尘器的声音好像真的变近了,结弦下意识咬住Javi的手掌,他咬的有些用力,感觉Javi身上的肌肉跳了一下,然后报复式的顶弄的更快更深。快感和折磨让结弦快要发疯,他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狼狈地去抓旁边的衣服,把脸捂在里面想遮住自己抽泣的声音。“怎么了?”Javi很快就发现了,有点担心地停了下来。结弦没有回答他,大概是不敢出声,Javi试探着去摸他的脸,用气声在他耳边安慰:“还好吗?不舒服的话我们就不做了。Lucy应该就快走了,我可以再发信息给她,让她快一点。”“很舒服……但是不喜欢。”“什么?”“不喜欢从后面。”结弦委委屈屈地抽鼻子:“想抱着你,想要你亲我。”Javi没有再说话,他缓慢地从结弦身体里退出来,伸手去搂他,摸索着调整两个人的姿势,脱掉碍事的衣服。Javi把周围摸起来柔软的衣服都扯下来扑在地上,结弦终于能够平躺下来,他乖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到胸口,这样Javi跪下来时候,这里的空间就刚刚好容下他们两个。外面吸尘器好像推到了衣帽间的门口,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地纠缠在一起。再次被进入的时候,潮湿的甬道似乎迫不及待的迎接入侵者,结弦咬着牙发抖,在黑暗中去摸Javi的脸,Javi很快明白他的意思,他凑过去吻他,帮他堵住差点发出的尖叫。他抽插的节奏并不快,但是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在最深处,这种不容反抗的压迫感却让结弦产生奇怪的满足和依赖。他手脚并用地夹着Javi的腰,最大限度的向他打开自己的身体。Javi把结弦的脚踝放在肩上,时快时慢地向前挺进,带着他慢慢攀升。他们之前有天生的契合,也有时间形成默契,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和对方更舒服,他们都心知肚明。他们一直在接吻,吻的嘴唇发麻,结弦却不敢也舍不得停下来,就好像他现在很难取舍是快点达到高潮,还是继续享受这种折磨人的舒服。他觉得脑子已经有点糊涂,身体也有些不受控制,手指和脚尖都因为过度的刺激而发麻,胸前也起伏的厉害。Javi怕结弦喘不上气想松开,又被他黏上来继续亲。好像到处都有水渍声,来不及咽下去的唾液,下半身泥泞的连接处。结弦恍惚间觉得外面的吸尘器好像停了下来,变得安静,但他却停不下来,他用脚跟拍打Javi的臀部,好像在催促一匹马加速。Javi把他拉起来一点,更深入用力的冲刺,结弦大口喘息,用最后一点理性庆幸自己已经舒服到发不出声音。他很快就高潮了,衣柜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却觉得眼前有刺眼的白光,那团光过了很久才慢慢熄灭。他感觉到Javi沉沉的压在自己身上,用细不可查的气声呢喃一些他喜欢听的西班牙语,结弦只能听懂大概的意思,但仅仅是这样,那些直白热烈的爱意和赞美也让他不自觉的笑,他把手指插进Javi的卷发慢慢的抚摸,渐渐地睡着了。“Cariño,醒醒。”不知道过了多久,结弦被Javi摇醒,他嘟囔着睁开眼睛,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在哪儿:“你觉得她已经走了吗?”“我不确定,但是外面好像没有声音了。”“你的手机呢?现在几点了?”“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到处都摸不到。”Javi把手按在门上,小心的试探:“也许我们可以试一下……”“嘘嘘!不,等一下。”结弦紧张地想去抓他,黑暗中却撞到了门,衣帽间的门轰然打开,猛然的光线让结弦下意识地抱住Javi,紧紧地闭上眼睛,等待自己人生最狼狈不堪的时刻是否会降临。“没事了,谢天谢地,她已经走了。”Javi松了口气,从层层衣服里翻找出自己的手机:“我真不敢相信我们在衣柜里睡着了快一个小时。”“我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和你在衣柜里做这种事。”“你明明很喜欢。你敢说你没有舒服吗?”“我不想跟你说话。都是你!你要负责洗所有弄脏的衣服,还要把这里恢复原样。”“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下次还能不能让你穿着考斯滕做?”“你真下流。”“哇,你好伤人。”没有了黑暗的掩饰,羞耻感就会很明显,结弦一边抱怨他,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Javi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嘿,你说,我们这算不算是come out of the closet?”结弦大张着嘴看着他,他表情变幻了好一会儿,Javi从他脸上看到了震惊,嫌弃,好笑,最后又变成了他最熟悉的笑容。“怎么办呢,我好喜欢这个下流的西班牙人。”“唔,你还想见识一点更下流的东西吗?”“带我去卧室。”结弦快活地跳在他身上,让他抱:“我要好好审判一下到底有多下流。”End

[2022-11-03 00:05:24]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15WC一个板鸭电话采访C2: Because I don't think you ever visualized yourself as capable of beating Yuzuru Hanyu.J: Exactly, I pictured him, so to say, as invincible. I know nobody is invincible but it's what I thought. And yeah it's true, when I saw my scores I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scream, drop to the floor, kick, I didn't know what to do. And I'm not much of a crying person so I held back a little, otherwise I would have cried the Nile River there.C1:What did Yuzuru tell you?J: What did he tell me? Well, he went up to me and cried more than I did, and imagine my face. I asked him "Why are you crying?".C2: (Laughs)J: And he told me "Because I'm very happy, because you've deserved it, because you've been working hard". But I don't know, I was like, "Ehm, poor kid, don't cry on me." Right? "I should be the one crying instead of you." but yeah, that's what he told me in general.

[2022-11-02 23:53:42]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板鸭媒体15WC报道中的一段JAVIER FERNANDEZ WORLD CHAMPION"We learn from each other", he said about the Japanese. The triangle is completed by Brian Orser. The former skater, 1987 World Champion and Olympic silver medalist in 1984 and 1988, as known how to manage his talented students exceptionally. "He's a very neutral coach, he's got a lot of skaters and he works with every single one with the same effort. Although a skater can get farther away than other, he wants everyone to reach their 100%". Yesterday, the Canadian succumbed to his pupil. "He told me that nobody deserved it more than me. I've seen his face and he almost started to cry", said the World champion.

[2022-10-29 21:04:52]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小Javi是否陷入了1秒的混乱https://youtu.be/mHJG9xG_j_A?t=522

[2022-10-29 00:35:19]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Javi第一反应是立刻把结弦往里推,然后关上门,两个人挤在黑暗的衣帽间里面,Javi的背紧贴着门,结弦面前全是衣服,更为尴尬的是,他们两个还保持着一种极其亲密的姿势和状态。“该死的。”Javi用西班牙语骂了句脏话,显然很是崩溃:“怎么回事?是谁?!”“今天星期几?”“周四?哦,我的天……”他们两个挤在一起,低声哀嚎,听见外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逗Effie。每周的周四是例行的扫除时间,Lucy阿姨和他们认识好几年了,比起清洁工更像是一个有点自来熟的亲戚,她会给他们带自己拿手菜,在他们出远门的时候帮忙上门喂猫。但她也会挑剔Javi买的清洁剂,唠叨结弦太瘦,总之她是个热心肠好人,但是有些时候她有自己的主意。“快点想办法啊。”结弦用气声抱怨:“打电话给她,哦不,发信息给她!告诉她今天不需要打扫了。”“等等,我的手机……”Javi艰难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手忙脚乱地按屏幕:“我想想,我需要一个理由。”“就说我们很快就会回家。我们要招待重要的客人。”“很好,我这就发给她。”“你……别乱动了!”结弦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转身,把自己从硬烫的东西上脱下来,他长呼了一口气,凑过去去看Javi亮起的手机屏幕。Lucy:没关系,我可以一边打扫一边等你们回来,你们回来我就走。“不不不!让她现在就走,告诉她不用打扫了!”Javi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他绞尽脑汁地编辑信息,试图证明他们家里很干净可以不需要打扫,但显然并不奏效。Lucy:我的天,你在开玩笑嘛?!你们有猫,那孩子还有哮喘,不彻底打扫干净怎么能行,这对他不好!“怎么办?”结弦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他眼泪汪汪,但又忍不住觉得可笑。Javi也一样哭笑不得,他尴尬地提了一下已经滑到臀部的裤子,艰难地说道:“也许我们要站在这里等她打扫完了。”“天呐……”结弦痛苦的捂住了脸:“我希望我不要想尿尿。”“我庆幸我们当初没有选大房子。”Javi伸出手想搂他,结弦却敏感地躲开了,他忘了这里空间太小,一下子打到了Javi的鼻子,两个人都差点叫出声儿来。“你干什么?”Javi捂着鼻子用气声抱怨,结弦有点不好意思,他试图把Javi推远一点:“你,别离我这么近。”“这里就这么大地方!”“那你把裤子穿好!别蹭我!”结弦庆幸这里足够黑,所以Javi不会看见他涨的通红的脸,他伸了伸脚,试图找到自己扔在一边的裤子,但是不知道被踢到哪里去了,他只能悄悄整理了一下被Javi扯乱的考斯腾,在碰到自己腿间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怎么了?”Javi听到他吸气的声音,似乎有点担心。“没什么,你转过去。”结弦半是命令的指挥他转身,两个人背对着挤在狭小的衣帽间里,一时都不敢出声。直到外面响起了来回走动打扫,还有伦巴舞曲的声音。“Yusu?”外面声音让Javi放松了一点,他试图回头去看结弦:“你在干什么?”“哈?”结弦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可惜Javi看不到:“你觉得我能干什么?”Javi一点不生气,他只是轻轻地笑 ,却忍不住越笑越厉害,他强忍着不要笑的太大声,只能力捂住自己嘴发出奇怪的声音,结弦也像是被他传染一样,要使劲掐自己的胳膊才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鹅叫声。“你刚才是不是想说什么?”Javi终于笑够了,他停下来开口问道。“我忘了……”结弦大喘了一口气:“天啊,哪里有MIB的那个小棒棒,我要消除这段记忆。”“那你自己消除吧,我才不要。”“你是有什么暴露癖吗?真变态。”“嘿!你再说一遍?”Javi假装生气,转身摸索着搂住结弦想去掐他的脸,结弦却失声惊叫了出来。他们两个都下了一跳,同时去捂结弦的嘴。“你怎么了?”Javi伸手去捧他的脸,试图凑近一点看他:“是不是不舒服?”“没有,你……”结弦含含糊糊地哼唧:“你转过去啊,别这么近。”“我不要。”Javi可怜巴巴地说道。黑暗中结弦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能想象出他那副惯用的狗狗眼:“我想做爱。”“你疯了!”结弦又羞又气,想要挣脱紧紧环住自己的手臂:“在这种时候?在这里?你认真的?!”“刚才明明气氛那么好,难道你不想吗?”“不,我一点都不想。”“真的吗?”“啊!别蹭了,你是狗吗?”“汪汪。”Javi居然毫无羞耻的学了两声狗叫:“我是Yusu的小狗,嗷嗷呜。”结弦有一瞬间几乎要被可爱到尖叫起来,他又气又笑,使劲打他:“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拉我躲起来?我们明明可以在她开门的时候大喊我们在换衣服,让她先不要进来。”“你说的有道理,可你当时怎么不这么做?”“我……”结弦有点语塞,这个原因显而易见,他当时已经完全沉溺在情欲了,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敲门声。这里的空间太小,他感觉被Javi熟悉的气味包裹,脸上能感觉到他呼吸间喷出的热气。结弦觉得自己在出汗,双腿也忍不住在微微颤抖。“你怎么了?是不是这里太闷了?”“你明知故问。”“是吗?”Javi故意假装很困惑的样子,他顺着结弦的腰下滑,在他腿间磨蹭,立刻结弦就弓起了背,扒在Javi肩膀上大口喘息。“噢,你骗人。”Javi有点得意在他颈侧拱来拱去:“你明明也很想做。”“想也不能,绝对不行!”“好吧,好吧。也许我们可以聊点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毕竟可能还要很久。”Javi深呼吸了一下,显然并不是只有结弦一个人在煎熬:“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结弦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他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结弦又在想他们第一次的时候。那是索契之后的世锦赛,他处于人生的巅峰,胜利的喜悦让他大胆放肆。当时他和Javi保持着一种奇怪的默契,为了不干扰自己的职业生涯,他们都在隐藏自己的感情。但是大满贯的胜利让结弦变得贪心,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更多他想要的。他很容易就得手了,Javi总是无法拒绝他,他一如既往的那么温柔,只是第一次比结弦想象的要疼,他哭到Javi惊慌失措,一直反复的问他是不是很痛,要不要算了。但是对于结弦来说,疼痛并不是他大哭的全部原因,除了对陌生和改变的一点惊慌,那更多的是得偿所愿后的情绪宣泄。结弦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但这就好像“不要想大象”。他不可控制的回忆起无数他们之间亲密的细节,这让他觉得更难受了。他觉得热的不行,但是皮肤有发凉,不自觉地想靠过去寻找热源。“Cariño?”Javi似乎还在等他的答案,于是他吞吞吐吐开口:“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了。那不利于我转移注意力。”“你记不记得。那年在巴塞罗那。”Javi不知道是没有发现,他主动开始分享自己的回忆:“当时我在你房间里,Brian在外面敲门,我们吓的不敢出声,只能假装不在。”“当时是你不肯停下来,还要捂我的嘴。”“宝贝,你做爱的时候总是很吵。”Javi说的没错,结弦是在床上很吵的那一类人,他很难控制自己的声音,有几次他们甚至收到过噪音投诉。结弦不满地瞪他,尽管他可能看不见:“你嫌我吵?”“当然不,我喜欢你的声音。嗯,虽然有的时候真的很吵。”Javi摸索着去触碰他的嘴唇,结弦瞬间就忍不住了,他无意识的张开嘴,舌尖在Javi手指上飞快擦了一下。“嗯,也许我们应该尝试挑战一下。”Javi心领神会,他立刻吻住结弦,同时伸手勾住他一边的膝盖,把他的腿抬起来。结弦几乎像是听到发令枪一样跳起来往他身上攀。他们挤在狭小的衣帽间里激烈的亲热,Javi把他抱起来按在侧边的墙壁上,结弦用手撑住衣柜,把自己深深钉在Javi的性器上。他一直用力回吻Javi,借由他的嘴唇来堵住自己的声音。密闭空间产生压迫感,长时间接吻导致呼吸不畅,加上他们是在随时可能会被发现的情况下,这些种种叠加在一起,巨大的刺激让结弦有了轻微的晕眩,他抠着Javi的肩膀,不知是想哭还是想叫,连喘息都变得断断续续。“宝贝,放松。”Javi适时结束这个过长的吻,结弦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拼命摇头。Javi试图拉开他的手以免他咬的太用力:“嘿,不会有事的,你听,她把音乐开的足够大声,况且衣帽间不在她的打扫范围内。”“不行的,我会叫出来……”结弦几乎吐不出完整的句子,他只觉得快感不停地在攀升,但似乎永无尽头,烧的大脑快要死机。本能驱使着他想要更激烈一点,他双腿紧紧夹着Javi的腰想自己动的更快一点,又不得其法。恍惚间他又听见自己语无伦次地声音:“你快点……不,会被听见,快点。”“嘿,你慢点……小心!”结弦撑着衣柜的手滑了一下,他失去平衡,带着Javi向一旁摔倒。Javi想抓住他,慌乱间脚下绊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摔进了衣柜里,他们倒下的时候扯掉了不少挂着的衣服,闹出的动静不小。结弦刚想抱怨,外面的舞曲声突然停了下来,他们两个顿时都屏住了呼吸,连气都不敢喘。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大气都不敢出,好在Lucy似乎并没有发现,过了一会儿外面又继续响起了吸尘器工作的声音。结弦长长地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差点晕了过去。他一直强忍着不要发出声音,因为身体绷的太紧加上过于刺激,他刚才甚至有了一次小小的高潮。他感觉腿旁边有一件让他不太舒服的衣服,可能是另一件考斯腾,有稀碎的闪片或者钉珠,有点扎人,他忍不住想动一动。“你还好吧?撞到了吗?”Javi想从结弦身上爬起来,他刚去抓旁边的格子,只听见咔嚓一声,衣柜的隔板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被压塌了,他们两个人茫然地被埋在一堆衣服里,都有点反应不过来。“我可以笑吗?”“不可以。”结弦喘着气打了他一下:“快点起来……”“起不来了,我忍的好难受。”“我知道,但是起码别压在衣服里……”结弦翻身想躲开,但又被Javi拉了回来。他半真半假地反抗,最后Javi还是压制住了他,他背对着Javi半趴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里,这个姿势让他无处着力,背后Javi又像找食的大狗一样在拱他,埋在他颈窝里磨蹭吮吸。结弦只觉得那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性器再一次埋进身体里,开始缓慢地动作,没有很用力,但顶的很深。他很快就软了下来,好在外面吸尘器的噪音盖过了他的喘息,他用仅存的一点理智又推了推Javi:“你起来……衣服,衣服会弄脏的。”“已经脏了啊。”Javi意有所指地去摸他腿间,那里已经湿透了,连带着结弦身下压着的衣服也有些泛潮,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会儿那块布料:“嗯,这件好像是我的,也被你弄脏了。”结弦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他似乎至今不太能和本不该属于他的这个器官完全和解。被操弄前穴总是会让他有些或重或轻的羞耻感,这个地方太容易变得潮湿,太容易被侵入,太容易就顺从迎接,一点不矜持。用这里做爱却又比任何方式都要舒服的,舒服到让他恐慌。就好像身体和快感的尽头彻底被打开发掘,彻底失去了自己对身体的控制。但面对Javi,即使是这样,他也愿意和Javi分享他最深层的秘密。他把把自己的秘密当做礼物献给了他爱的人,他也得到了所期望的珍视,从此他们共享这个秘密,他的秘密成为了Javi的宝物。“这件好像是la man cha?或者理发师,不,理发师的袖口有扣子,也许是加勒比。”黑暗中结弦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感觉却变得更敏锐,敏感的地方被顶弄,结弦浑身都在发抖,他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该怎样选择,只是无意识呻吟:“Jabi,我……啊!不行,太……”“嘘,嘘。小声一点,她会听见的!”Javi捂住他的嘴,故意吓唬他,又趁结弦发愣地功夫抓着他的脚踝把他腿打开的更大,快速有力地抽插。结弦很快就无力再和他争执,他彻底放弃,顺从地贴着Javi滚烫的前胸,配合他的动作,想要更多的快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外面吸尘器的声音好像真的变近了,结弦下意识咬住Javi的手掌,他咬的有些用力,感觉Javi身上的肌肉跳了一下,然后报复式的顶弄的更快更深。快感和折磨让结弦快要发疯,他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把脸捂在衣服里想遮住抽泣的声音。“怎么了?”Javi很快就发现了,有点担心:“Cariño?是这样不舒服吗?”结弦还是吸鼻子,似乎并不敢出声,Javi试探着去摸他的脸,用气声在他耳边安慰:“还好吗?不舒服的话我们就不做了。Lucy应该就快走了,我可以再发信息给她,让她快一点。”“不喜欢……”“什么?”“不喜欢从背面。”(估计很快就结束了 就是抠不动了姨妈痛 躺平先

[2022-10-29 00:34:25] [email protected]ci: 又改了改,忘了发到哪里了,重新发算了(网页版把表情包还给我啊啊啊!)@yuzuvier -----------------分割--------------come out of the closet即使是再恩爱的一对,一生之中也会有几百次想要掐死对方的时候。此刻的Javi虽然不至于想要掐死结弦,但是也恨不得在他屁股上狠狠揍一顿。事情的起因是从衣帽间开始的,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事,Javi习惯把衣服叠起来,结弦要挂起来放,本来衣帽间的格局就是一人一半,一直相安无事,但是这次结弦非要连着Javi的那半边一起统一管理。Javi对这种事情一向无所谓,于是结弦按着他的喜好,把衣柜翻了个底朝天,重新整理排序,直到Javi发现自己总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Javi试图夺回自己的对于半边衣帽间的使用权,几个回合以后,结弦勉强妥协了,但他开始唠叨个不停。“你这样放衣服的很浪费空间。”“挂起来才不会皱啊。”“好乱。”一开始Javi还能点点头,左耳朵出右耳朵进,直到这种唠叨开始无时无刻地穿插在生活的任何地方,甚至是在一些并不恰当的时候。“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听我的,你的那半边衣柜太乱了……”“Yusu!”Javi只觉得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着跳,他深呼吸了几下,才没有大喊大叫起来。结弦也感觉到了不对,他有点尴尬地从Javi腿上爬下来,欲言又止。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Javi甚至感觉到了一丝绝望。他看了一眼结弦,罪魁祸首一脸想笑又拼命忍的样子让他更火大了。“呃,没关系的,你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十分钟也很厉害了。”“…………”Javi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结弦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过了一天了。Javi在这一天里矛盾又纠结,他早上例行给结弦早安吻,但是垮着一张脸。在出门的时候说“我爱你”,但是垮着一张脸。在睡前帮结弦抓背,但是垮着一张脸。他似乎不想因为这种琐事而和结弦大吵一架,但是又气不过,只能用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来抗议。结弦心想,Javi脾气真是太好了。他有点自责,但是他一贯任性,让他去认认真真地道歉,对他来说有点困难,更何况他真的觉得在衣柜的问题上,自己才是对的。也许撒个娇就能解决了,或者做点什么事情补偿一下Javi呢?“我回来了。”Javi打开门,有些敷衍地喊道。家里没有人回答他,他也没有在意,他换了拖鞋,蹲下来摸了摸迎上来的Effie。“Hi,你还好吗?你的后妈呢?”Javi故意提高了声音,但是依旧没有人回应。他有点奇怪,结弦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出门。他继续往房间里走,一路衣帽间的时候,那扇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吓了他一跳。“欢迎回家!”Javi缓了缓神,他看着结弦有点迟疑地开口:“为什么把这件考斯滕找出来了?有什么演出吗?”“你不喜欢吗?”结弦张开手,在他面前转了个圈。他穿了很早很早之前的一件考斯腾,白鸟之湖,也是他曾经最喜欢的服装。他凑过去,伸手环住Javi的脖子,黏糊糊地撒娇:“那我可以换一件,朱丽叶怎么样?或者你喜欢这两年的新节目?”“为什么?”Javi搂着他的腰,缓缓地收紧手臂,直到两个人完全紧贴在一起。“因为昨天Jabi很生气吧。”结弦用可怜巴巴地从下往上看:“这样是不是就不生气了?”
“早就不气了……等下,你是说,你同意了?”Javi松开他,惊讶地抖了一下眉毛,他总是能对结弦的考斯滕产生一些幻想。这不是他的错,这只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本能。只是他没想过结弦真的会答应,毕竟对结弦来说考斯滕是滑冰的一部分,也许有点神圣不可玷污。他伸出手指,拨弄结弦领口的水钻和羽毛,似乎又有点犹豫:“真的可以吗?”“哎呀,你真烦,那我要换掉了。”结弦假装转身,Javi立刻把他拉回来捧住他的脸用力在他脸上乱啄,结弦一开始还嘻嘻哈哈跟他打闹,但是很快就被吻的喘不过气,他靠在衣帽间的全身镜上,气喘吁吁地笑道:“果然呢,你好像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不兴奋才有问题吧,你穿考斯滕的时候总是最漂亮的。”“不过这件现在有点小了呢。”结弦转过身,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我那个时候应该比现在矮不少。”“这么想一想,我好像是看着你长大的。”“这话听起来我应该报警。”结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试图恢复16岁时的发型:“像吗?像不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的样子。”“不像。”“诶~”“我认识你之后,你每一年照片我都能准确区分出来。顺便一说,我更喜欢属于我以后的Yusu。”Javi从后面抱住他,在他颈窝里蹭来蹭去,像条热烘烘的大狗。结弦被他蹭的有点迷糊,他忍不住低声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选这件吗?”“因为是你最喜欢的?”“嗯,不全是。”Javi有点好奇,他用手一点一点摸索这件漂亮的衣服,和被它包裹着的身体。结弦说的没错,这件衣服有点小了,布料太紧太薄,就连最细微的变化都能被发现。“那是为什么?”他用手指在结弦胸口的水钻上打圈,结弦的呼吸很快就急促了起来。他似乎有点害羞,抿着嘴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第一次在赛场见到你,就是穿着这件考斯滕。”“2010年吗?莫斯科杯?”“当时你的短节目穿着的像只茄子,但是我觉得你很帅。我很期待你的自由滑,我看了冬奥会,我很喜欢那个节目。不过……”“不过我那次表现的很烂,我还记得。”Javi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下:“还有别的吗?”“我那时候就很喜欢你,或者说我那时候不认识你,但我很喜欢你的脸。”结弦像是在自言自语:“那是我第一次……我想着你,穿着这件考斯滕,在酒店房间里偷偷抚摸自己。”Javi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他有点惊讶又有点窃喜,他搂紧了他漂亮的小猫,在他耳边细细地亲吻。结弦习惯性地松弛下来,往后靠在他身上,忍不住开始回忆那个时候。他当时甚至还不到16岁,对于他来说性还是件陌生的事情。他只是被本能驱使着,想着白天看到的那个英俊的西班牙人,第一次触碰自己并不属于男性身体的器官。“你从来没告诉过我这个。”“一开始不好意思跟你说,后来又没有必要了。”结弦说的没错。这是他最深的秘密,也是他主动分享给Javi的秘密。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做爱时的情形,他勾着Javi的手指,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抬起头主动向他索吻。“你是怎么做的?舒服吗?”Javi很快接收到了暗示,他们之前有从不言明的默契,那就是只有在结弦明确允许的时候,Javi才会触碰他的前穴,这通常是一些暗示,比起用后面做爱,结弦似乎总是有些害羞。他把手顺着结弦的腰往下滑,滑进他的双腿之间,时轻时重的揉按,“嗯……不太记得了。”结弦皱了一下眉毛:“好像并不是特别舒服,我那时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小可怜。”Javi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他的拉链,结弦配合地挪动双腿,很快就踢掉了碍事的裤子,只留下身上的考斯滕。很多考斯滕为了方便固定都是连体设计,有点像是女式的连体泳衣。Javi从连体的地方慢慢摸了进去,果然,他刚才就觉得结弦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你平时里面也什么都不穿吗?”他明知故问:“比赛演出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吗?真是坏孩子。”“才不是,因为这件现在太紧了……我们去卧室吧,你抱我。”结弦不舒服的在他怀里扭动,想要转过身去,Javi却用了点力气按住他,让他趴在镜子上。“别动,就这样,在这里。”“Uh……为什么?这样就不能亲亲了。”结弦撇了一下嘴,这里逼仄的很,更何况他们都更喜欢面对面的做爱,用背后位的姿势屈指可数。Javi低声笑了一下,哄着他把腿分开站好:“突然想到的,想让你看着镜子。”“镜子?”“你那么爱漂亮,不想看看自己最漂亮的时候吗?”结弦愣了一下,这才去注意镜子里的自己。Javi没说错,就连结弦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和Javi在一起的时候是这样的。他从脸颊到脖子,露出来的皮肤都透着一层粉色,无辜又艳丽之极。发际线的薄汗,和湿润的眼角都隐约泛着光,嘴唇微微有些肿,但是红润的像一粒丰盈欲滴的浆果。Javi轻轻咬他的耳垂,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连你自己都没有看过的,只有我知道,你最漂亮的样子。”“Jabi……”结弦倒抽了一口气,他下意识地低头,像是不愿直面自己完全沉溺于情欲的样子。他从余光能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他知道他现在看起来一定失控而迷乱。但他并不讨厌这样,他只是有点害羞。“好不好?你今天本来就是准备跟我道歉的吧。”结弦抬起眼睛回头瞪他:“什么道歉,我又没有错……这不是道歉,只是,只能算是奖励。”“好嘛,那奖励我,好不好?”Javi总是很有耐心,他一点点亲结弦的脖子,从后面紧紧贴着他,把他压在镜子上,手顺着他的腰向上滑动。结弦能清楚的感觉到熟悉的体温,透过布料贴在他身上。他忍不住想起有次他和亲密的朋友讨论起敏感带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的敏感带可能并不是某一处地方,而是所有Javi的手和嘴唇碰到过的地方。他很快就妥协了,任由Javi把膝盖顶进他腿间,然后向后弯腰,把身体弯曲成顺从接纳的弧度,低声催促他:“帮我,衣服……”结弦背过手去想够背后的拉链,Javi却不肯,他握着他的手腕让他贴回镜子上,另一只手探下去把考斯腾连体的部分拉开到一边,那里已经潮湿滑腻,很容易就容纳了两根手指。结弦忍不住惊叫,镜子上很快就全是雾气。“Jabi!不行,太……”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他上身的考斯腾还整整齐齐,下体却暴露在空气里,裆部连体的布料卡在前穴旁边,勒的他并不舒服,但又好像有种异样感觉。“你说了要奖励我的。”Javi嘴上可怜巴巴,手上却熟练地挑逗结弦敏感脆弱的地方,结弦很快就顾不得这些,他大声喘息,只能靠着镜子才勉强站住。Javi知道结弦不用也不想再等太久,他很快抽回了手指,伸手擦掉了镜子上的雾气。“Cari,别闭眼睛。”他示意结弦去看镜子:“你看,你想要我的时候有多迷人……”结弦有一瞬间屏住了呼吸,他呆呆地看着镜子,像这样直面赤裸裸的充满欲望的自己,让他觉得很是羞耻,但他也很满足,他一向知道自己很漂亮,但是就像Javi所说的那样,这才是他最漂亮的时候,也是他最易碎的时候,是只有他爱的人才能窥探到的真相。“快点,Jabi,进来……”结弦迫不及待地往后靠,伸手去拉Javi的衣角,恳求他快点让自己快乐。Javi似乎突然犹豫了一下,结弦立刻明白了,他有点急了,半是发脾气半是嘲讽:“没有套子又不是没做过,你该不会像上次那样又……”他还没来及说完,Javi就搂着他的腰从后面侵入了他。结弦张着嘴无声地喘息,立刻又软了下来:“干嘛啦,你,慢一点……”“坏小猫!”Javi嘴上凶巴巴的,但还是慢了下来,给他适应的时间:“你这是在伤害一个男人的自尊,还是累犯。”“你看你就是生气了,你还不承认。”结弦发出可怜的哼哼,转过脸去讨好地吻他:“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知道的,你从来都不需要怀疑你的男性魅力。”“我刚才弄疼你了吗?”“没有。”结弦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开始笑起来。“你笑什么?”“没有,我只是想到……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嗯,有人在敲门。。”Javi含着他的嘴唇,轻轻咬他:“但是我们不管他。”Javi早就听见有人在敲门,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不会想要管这些。然而几秒钟之后情况却突然急转直下,在敲门声停了一会儿之后,电子门锁突然咔哒一声被打开了。

[2022-10-28 23:36:38]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噢呼,懒狗本人终于又写✍了点,这次是胃痛文学和满足个人xp并存,依然现背+原创角色,so洁党慎👇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690138/chapters/107240748

[2022-10-25 23:13:08]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2015年初欧锦赛至世锦赛间取材于tcc从冰场隔着玻璃窗能看到的休息室专访Javier Fernández:梦想、恋爱与人生、羽生结弦相关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9305974?spm_id_from=333.999.0.0

[2022-10-25 23:10:43]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WFS采访于2014GPF结束后第二日完整版链: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9305974?spm_id_from=333.999.0.0记者:现在来说,多伦多的布莱恩·奥瑟、特蕾西·威尔逊、大卫·威尔逊他们,可以说相当于你的家人吗?费尔南德兹:可以说是我在加拿大的家人吧。我会喊特蕾西为“加拿大的妈妈”。(笑)加拿大的人们都很友好、温柔。面对困难,也有很多人愿意给我帮助。他们知道花样滑冰是一项艰苦的运动,理解我们在外国拼搏非常不易,尽可能给我们营造出一种在家的氛围。除了滑冰,他们也对我的日常生活给予的很多的关照,这种训练环境我认为非常特别。记者:你觉得大卫·威尔逊的编舞怎么样?费尔南德兹:他有很伟大的才能和原创力,而且非常稳妥。他总是忙于工作,这说明他是个优秀的编舞师。我一直和大卫合作编舞,但他每次都能给我提供不同风格的节目。记者:作为你的训练伙伴,羽生结弦选手对于你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费尔南德兹:非常重要的朋友。一起训练的时候,我们会谈论各种各样的事情。可能有点像家人一样。一起度过的时间长了,有开心的时候,也有不开心的时候。我每天都能看到结弦训练的样子。当他获得奥运冠军的时候,我想到他平时忍受了那么艰苦的训练,由衷为他感到高兴。我觉得没有比结弦更适合获得奖牌的选手了。记者:这场比赛羽生选手拿了第一,你拿了第二是吧。费尔南德兹:是的,布莱恩教练是这样说的,“你们两个人,我都很想夸呀!”记者:大奖赛总决赛结束了,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呢?费尔南德兹:我打算为了再一次获得欧洲锦标赛的冠军而努力。欧锦赛对我来说是有着特别意义的大赛。俄罗斯可能也会派出很强的运动员参赛,这一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接下来就是世锦赛吧,我会把再次登上领奖台作为我的目标。银牌我觉得很不错,要是金牌那就更好了,但无论如何我觉得能上领奖台就可以啦。记者:过去两年你都是拿了铜牌,这次你应该很想给奖牌换个颜色吧!费尔南德兹:我努力!

[2022-10-01 22:13:23]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可以吃红豆饭了吗

[2022-09-21 13:00:46]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拼湊出一個完整的gpf15抱抱⋯⋯(心酸

[2022-09-10 21:41:24]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淺撿

[2022-09-10 15:56:40] [email protected]: @yuzuvier 2022 faoi花絮 :0130: yuzuvier时隔三年见面🌹🌹(呃刚刚忘记改权限了)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