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email protected])

这是一个关于 阅读 的群组,关注以获取群组推送,引用可以分享到群组。

I'm a group about reading. Follow me to get all the group posts. Tag me to share with the group.

Tips:
回复时删除群组引用可以避免打扰到关注群组的大家 ~
Please delete the group tag in reply, thank you ~

创建新群组可以 搜索 或 引用 @新群组名@ ovo.st。
Create other groups by searching for or tagging @[email protected]


近期活动:

[2022-05-19 18:56:22] [email protected]: 她坚持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呢?为什么不马上订婚呢?”“我们为什么要订婚呢?知道拥有彼此,而且永远不变,难道还不够吗?何必昭告天下呢?我若愿意为她奉献一生,你真觉得需要用诺言来维持这份爱情,才更美好吗?不,誓言对我而说是对爱情的侮辱……只有在不信任她的时候,我才渴望和她缔结婚约。”纪德《窄门》#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8:55:12] [email protected]: 夏季何苦要欺哄和安慰我们如果结果仅仅是秋季的火、冬天的雾?艾略特《大教堂凶杀案》#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8:47:37] [email protected]: @reading 皮科认为,人是一个小宇宙,如果累积教养,借由上帝之爱,就能获得接近天界上级天使的能力。他这样写道:基路伯由睿智之光照亮,托罗努斯身有正义之力。如果我们用正确的判断力去支配卑贱的本能,就能达到托罗努斯的境界。如果我们沉思造物主,活在静谧的冥想中,就能闪耀出基路伯之光。如果我们燃起对造物主的热爱,就会像撒拉弗一样燃烧吧。——《论人的尊严》(Oratio de dignitatehominis)#CHATONLIVRE

[2022-05-19 18:46:57] [email protected]: “真正的爱的形式,存在于天使式的思考里。”皮科·德拉·米兰多拉#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8:03:50] [email protected]: 预兆【美】露易丝·格丽克我骑马与你相会:梦像生命之物在我四周聚集而月亮在我右边跟着我,燃烧。 我骑马回来:一切都已改变。我恋爱的灵魂悲伤不已而月亮在我左边无望地跟着我。 我们诗人放任自己沉迷于这些无休止的印象,在沉默中,虚构着只是事件的预兆,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8:01:57] [email protected]: 我想要我的心回来我想要再次感觉万物——露易丝·格丽克《蓝色大厅》#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8:01:57] [email protected]: @blanc67 @reading 好喜欢呜呜呜呜

[2022-05-19 18:00:57] [email protected]: 无边无际的强风扫过整条地平线,在清晰的透视线下排出列队与大道。它在那巨大、空洞的吹拂中变得平稳,最终停住,像一面巨大的镜子立在那儿,仿佛想把城市完美的影像关在它那无所不包的镜面中,把这片海市蜃楼嵌在自己明亮的深处。那时候,世界有一瞬间完全静止,屏息不动,闪闪发光,想要完整地进入这场幻影,这为它开启的暂时的永恒。但是这幸运的机会稍纵即逝,风打破了自己的镜子,然后时间再度占据了我们。布鲁诺·舒尔茨 [春天]《沙漏下的疗养院》#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8:00:27] [email protected]: 日子变得冗长、明亮而宽敞。对于它那贫乏无趣的内容来说,可说是太过宽敞了。那是一些大而无当的日子,充满了等待,因为无聊和焦躁而显得苍白。明亮的微风穿过这些空洞的日子,它还没有被充满阳光的花园的气味扰乱,而是把街道吹得干干净净。那些街道变得悠长明亮,闪着节庆的光辉,仿佛在等待某个人从远方走来,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他何时会来,是否真的会来。太阳慢慢地往昼夜平分点移动,它放慢速度,到达了最理想的位置,在那里静止不动,保持完美的平衡,一点一滴地向容纳万物的空旷大地释放火焰的洪流。布鲁诺·舒尔茨 [春天]《沙漏下的疗养院》#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7:57:01] [email protected]: 你甚至会觉得奇怪,在这样一个月光大方照耀的夜晚,银色的沼泽里竟然没有聚集一群像肉冻一样的青蛙。它们没有在那里产卵,没有发出千万声啯啯的蛙鸣,更没有蹲在那些铺满了碎石的河岸上,那些石头就像是闪闪发亮的筛子筛过河水。静止在原地,你得把这些青蛙的叫声想象出来,加上去,然后,这个喧哗、湿润、在皮肤下打着冷颤的夜晚才会在短暂休息后继续前进。月亮仿佛进入高潮一样越变越白,像是把自己的白亮从一个酒杯倒到另一个酒杯,越来越高,越来越明亮,越来越魔幻超凡。布鲁诺·舒尔茨 [春天]《沙漏下的疗养院》#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7:52:38] [email protected]: 帝国黄 Imperial yellow​数千年来,即便最普通的黄色在中国也有着特殊地位。与红色、青色、黑色和白色一样,黄色是“中国传统五色观”的五种基本色之一。每种颜色对应着一个季节、方向、元素、星宿和动物。黄色代表土元素(有句中国古语叫“天玄地黄”)、中心、土星、晚夏或长夏,还有龙。成书于公元前2世纪的《春秋繁露》将黄色描述成“统治者的颜色”。中国很早就开始限制黄色的使用,尤其是帝国黄:唐初618年通过的法律首次提到了帝国黄。“庶民与官吏,”其中写道,“不得穿帝国黄色衣服或佩戴帝国黄色首饰。”其关键成分的原料“中国地黄”是一种花朵呈喇叭状、根须像细长的金色甜菜根的植物。为了得到地道的帝国黄色,人们在每年农历八月末将块茎挖出,然后用手将其捶打成均匀的糊状。大约需要1.2升根茎糊才能印染出一块4.6平方米的丝绸。为了让色彩融进布料之中并防止褪色,人们使用了橡木灰、桑木灰或白蒿的灰烬做成的媒染剂;坩埚必须是防锈的;每一块丝绸都要经过两遍稍有不同的染色过程。《色彩的秘密生活》#IMAGINAIRE @reading

[2022-05-19 17:46:53] [email protected]: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他们叫我风信子姑娘。”——可是等咱们从风信子花园回家,时间已晚,你双臂满抱,你的头发都湿了,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也看不清了,我既不是活的也不是死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茫然谛视着那光芒的心,一片寂静。大海荒芜而空寂。艾略特《死者的葬礼》#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7:44:53] [email protected]: 我将永远爱着——我向你宣告爱是生命——生命永不磨灭——That I shall love alway—I argue theeThat love is life—And life hath Immortality—狄金森#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7:41:21] [email protected]: 致意义的歌【叙利亚】阿多尼斯这不是最初的岁月,也不是末日这是从亚当的胸口涌出的创伤之河它的意义深扎在大地太阳是它公开的形式#CHATONLIVRE @reading

[2022-05-19 17:28:55] [email protected]: [CW] 领 导 人 的 三 大 毛 病

#读书分享 @reading #南怀瑾 #孟子与离娄 领导人的三大毛病关于「责难于君」,我们再举一个例子。清代康雍干三朝的时候,有一位大臣叫做孙嘉淦,字锡公,他有一篇有名的奏折,我曾在讲孟子见梁惠王时详细介绍过,可能大家不清楚,现在这一篇印给大家的讲义是把它集拢来的,不完全,这一篇东西很长很有名,叫《三习一弊疏》。这个孙先生告诉乾隆,做皇帝有三个大毛病很容易养成,这三个毛病一旦养成,如果出一个大纰漏,就不可救药。诸位青年同学难得上这个课,外面恐怕也少看到,好好注意,将来你们诸位出去,做了公司的老板,工商界的领袖,或做一个校长,甚至做一个家长,都容易犯这三个毛病,不可不慎戒也。第一个毛病是什么呢?「主德清则臣心服而颂,仁政多则民身受而感」,他说做一个好皇帝,当一个好领袖,一个公司的好董事长或总经理,因为你好,部下心里服你,到处讲你好。如果当皇帝的行仁政,老百姓受了你的好处,「出一言而盈廷称圣,发一令而四海讴歌」,你上面随便讲一句话,或下一个命令,下面都叫好,真诚地叫好。「在臣民原非献谀」,老百姓部下的恭维,不是拍马屁,是真诚的。「然而人君之耳,则熟于此矣」,上面的人听恭维话听久了,耳朵听惯了,有一天如果来一句不是恭维的话,就会受不了了,因为这个习气已经养成了。当校长啊,当法师啊,都会有这个毛病;出家人当法师,这个一句了不起,那个一句了不起,法师慢慢就起不了了。每个人都是如此,皇帝也是如此。「耳与誉化,匪誉则逆,故始而匡拂者拒,继而木讷者厌,久而颂扬之不工者亦绌矣,是谓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这一段就是说,上面的是第一流的好人,下面多恭维。譬如大家见到我,老师啊你讲得好啊,那恭维话多得很,听久了以后,真觉得每一个毛孔都钻出一个悚然来;久而久之,会觉得自己伟大得很。千万不能受骗!将来你们做事业,当了领导的人,这样一受骗,你就完了。「上愈智则下愈愚」,注意哦,当领袖的人,不要太聪明,上面越聪明,下面的笨蛋越多。那是真的,这叫做「良冶之门多钝铁」,好的铁工厂里头废铁特别多,「良医之门多病人」,好的医生那里病人特别多,那是没有办法的。所以上面越智,下面笨的越多,因为本来不笨,上面的人太能干,下面的人就抱一个观念,多做多错,不做不错,干脆不做最好,因为领导太能干了嘛,什么都会。「趋跄谄胁,顾盼而皆然」,他说因为上面是能干聪明的领袖,下面跟着的,「顾盼而皆然」,上面皇帝走在前面,头一回过来,就看到敬礼,到处都在拍马屁。「免冠叩首」,清朝时候都是这样,「喳」,帽子脱了跪在那里。「应声而即是」,到处听到都是好的,都是应声虫。「在臣工以为尽礼」,做干部的人这也没有错啊,这是对长上敬礼嘛。「然而人君之目,则熟于此矣」,当皇帝看久了之后,看惯了,有一个腰弯得不够弯,就讨厌这个家伙了,所以这个毛病不能养成习惯。「目与媚化,匪媚则触」,眼睛看到的都是拍马屁的人,如果看到有一个面孔翘头翘脑,不大拍马屁,就刺到你了。「故始而倨野者斥,继而严惮者疏」,想做圣人的皇帝,看到傲慢一点的,开始是训他几句。有些人不是傲慢哦,他做官读书志在圣贤,很恭敬的,但该说就说,他是好心,可是你就觉得讨厌,虽晓得他讲得对,就是不过瘾嘛,慢慢好人也离开了。「久而便辟之不巧者亦忤矣」,久而久之,马屁不到家的忠臣也离开了。「是谓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要注意哦,当爸爸妈妈的也一样。我也做过爸爸,我也做过人家的儿子,这些经验都同诸位一样,都经验过的,我才发现,做爸爸的有时候对儿女也拍马屁的,回头一想,都是一样,所以齐家就可以治国。「敬求天下之士,见之多而以为无奇也,则高己而卑人。慎办天下之务,阅之久而以为无难也,则雄才而易事。」当领袖的人要特别注意,因为社会上很多一流的人到他面前来,他看多了一流的人才,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把人才当狗屎了。再看到科学家都是怪里怪气的,没有什么意思,然后看看都不如自己,搞久了觉得天下自己第一聪明,没有人超过自己。领袖要办的事,是天下的事,都是大事情,处理惯了,久而久之认为天下没有困难的事,到我手里就解决了。他不晓得能够解决并不是他比一般人能干,而是因为他有一个无形的权力,是这个权力使他把事情解决的;如果他失了权力,也就解决不了困难了。因为他不懂这个理,在上面当久了,「则雄才而易事」,自己认为是天下第一英雄,把天下的事情看简单了。「质之人而不闻其所短,返之己而不见其所过,于是乎意之所欲,信以为不逾,令之所发,概期于必行矣,是谓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中间的文字都不解释了,大概都看懂了,他说这样搞久了以后啊,认为自己反正都是对的,慢慢认为天下聪明都不如自己,心里越想自己越对,越想自己越伟大,慢慢养成一个毛病「喜从而恶违」,喜欢顺从自己的话,讨厌相反的意见。「三习既成,乃生一弊」,眼睛、耳朵、心理,有这三种毛病,一个大漏洞就出来了。何谓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自然喜欢拍马屁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喜欢人家戴高帽,老师好,老师早,老师是个宝,明知道是给你戴高帽,也是挺舒服的,戴久了就习惯了。这是孙锡公对皇帝的教训,是教训乾隆哦!下面还长得很,一样一样说,所以这一篇东西,清朝后来的皇帝都要读。这一篇疏文集中了孔孟思想,就是刚才说的「责难于君谓之恭」,读书志在圣贤的一个榜样。曾国藩曾说,他年轻时常听到老辈子讲,孙锡公这篇《三习一弊疏》是一个读书人不能不读的。曾国藩年轻时也很自负的,文章也很好。一般年轻人读这一篇文章,看看没有《滕王阁序》好嘛,更没有《西厢记》那个「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好嘛,所以认为没有意思。曾国藩说,到了自己做事的时候一看,我啊,服服帖帖的,甚至把它印出来,给几个兄弟和一般弟子、高级干部们看,不但做皇帝的要读,任何一个领导人都要读。全篇的奏议很长,这个叫做「责难于君谓之恭」,也是「陈善闭邪」,这才是真正的恭敬,但是你把全篇奏议看完了,孙锡公没有一点火气,他是平平实实,老老实实,所以皇帝看了非接受不可。当然碰到乾隆是个好皇帝,有这样的雅量,很了不起,他就接受了,并且吩咐子孙都要读。现在是为了说明「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这两个问题,我们提出来这个资料。

[2022-05-19 17:27:49] [email protected]: [CW] 什 么 是 恭 什 么 是 敬

#读书分享 @reading #南怀瑾 #孟子与离娄 什么是恭什么是敬好了,中间经过了许多的转折,现在这一段的结论来了,就是由「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起,到这里,「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严重的结论来了。所以《孟子》全篇连起来就可以看出来了,如果只在中间抓到几句,往往把《孟子》了解错了。刚才已经先给大家点出题目来,他开始就指出,战国时候所有这些领导人都是玩弄小聪明,不是真正的大智慧,更没有人品。这一段是讲战国当时领导人的罪过,因为君道的错误,孟子提出来中国文化君道的精神,以尧舜为标榜。其次,他指出一般臣道的错误,换句话说,整个教育文化失败了,没有把人教育好,君道的人格没有教育好,臣道的根本也没有教育好,然后师道也不对,他痛恨这三个方面,重点在这里。所以他说领导人固然错了,可是那些为臣的错误更甚,这都是师道的问题。我们举最有名的孟尝君来说。当时孟尝君可以左右齐国的国君,如果他走上正路,齐国国君乃至社会,都会跟着他走的。但他不走正路,孟尝君的做法等于是帮会,就是流氓,他反而向坏的路上去带领大家。战国四大公子这个阶段,跟孟子差不多是同时的,还有很多名人,都是坏的臣道。他痛恨臣道的错误。他说这些人啊,不尽心力,没有仁慈之心,对社会国家人民不仁爱、不负责,只玩弄自己的聪明,玩弄自己的权力。因此他提这三个原则,所谓「责难于君谓之恭」,就是刚才我说,中国文化几千年,讲起来是帝王政治,但是常常碰到臣道的宰相、或高级干部当面批评皇帝。那些人的精神就是「责难于君」,对于皇帝责难,你不对就是不对,充其量是死,但我不能对历史没有交代,不能对不起国家和老百姓。这是中国读书人的精神,所以大臣名臣立朝非常正直,皇帝不对的就是不对,就要批评,也就是责难于君,这样才是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古代的大臣对皇帝,是尽忠服从,但文化的精神是要暗中对皇帝教化。「陈善」,是把好的报告上去;「闭邪」,是使上面不走上错路。譬如当年范仲淹当了宰相,那时皇帝年纪比较轻,有一个人犯罪,皇帝批示要杀掉;范仲淹就把公文退回去,说,这个事情还不至于杀头。有人就问,这个皇帝的决定也没有错啊,他说年轻当皇帝,不要给他杀成习惯,杀顺手了,天下人就遭殃了。这就是对皇帝「闭邪」,先防止他,如果他那个权力使用惯了,后来可能把杀人当切萝卜一样,那就不好了。所以「陈善闭邪谓之敬」,这个叫做敬。「吾君不能谓之贼」,一个臣道的人,对于时代的责任、政治的责任,都要做到,如果君王不听你的建言,那是他有问题,那就没得办法,所以吾君不能就谓之贼了。这是孟子对于君道、臣道、师道的一个原则的结论。孟子说的君道、臣道、师道的要点,也就是延续孔子着《春秋》的精神,这在孔孟思想里,可以说是一个奥秘。至于说一个人臣怎么样做到「责难于君」,怎么做到真正的恭敬,待我们把这一段的精神讲完再加讨论。这个所谓恭敬,并不只是听命,像唱京戏里的「末将听令」那一套,那不是真恭敬;真的恭敬是「责难于君,陈善闭邪」。在历史上有许多事实都说明这个道理,但是有一点首先要与诸位同学研究的,是古代的教育精神与现代的不同之处,究竟哪一个对,我不下结论,只是做一个比较。前两天跟同学们讨论时,想到一个问题。我责怪青年同学们有许多地方搞不清楚,譬如写一个条子啊,写一封信啊,做人处世啊,都有问题。我说也难怪,这五六十年的教育害了你们,不是你们的错误,我们上一代本身就受错误教育之害。记得小的时候十一二岁,像我们家庭的教育,把《朱子治家格言》摆在桌上,而且要会背。早晚要向父亲背,背完了照着做,「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我在家里是独子,没有兄弟姊妹,虽不算大富大贵人家,也是很不错的家庭,家里很多佣人,可是大雪天,一大早父亲把我叫起来扫院子。我母亲当然心疼,何必呢?家里有佣人啊!不行,非要他自己出来扫不可,不然长大了没得出息,不知道人事的艰苦;佣人固然有,为什么他该享受啊?!我那个手冻得啊都肿起来,像螃蟹一样,还不准我带手套,拿个扫把在扫雪。夜里关了门以后,点个灯到处看看门闩好没有。我说我们当年是受的这种教育。所以我经常训这里年轻办事的同学,电啊,水啊,门啊,都不知道检查,每一次都要我老头子叫,我不叫你们就不去看,生活没有养成习惯,都是教育的问题。像《朱子治家格言》,是我们当年必读之书,到现在几十年以后,想起来最后两句话,虽然是很落伍,但很有道理:「读书志在圣贤」,换句话说,读书求学问的目的是什么?志在为圣贤,并不是只为了学技术,找待遇好的工作;「为官心存君国」。这是《朱子治家格言》的最后两句话,这个朱子是明末的朱柏庐先生。「读书志在圣贤」,中国文化教育的目的,主要是先完成一个人的人格,技能是附带的。这个话也可以说明,中国的知识分子「读书志在圣贤」。我们现在是读书志在联考,为官志在金钱吧!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这个《朱子治家格言》在我们脑子里印象非常深,现在几十年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所以我们这个文化教育的目的太伟大了,求知识读书是志在圣贤,立志做圣贤,做超人。为官呢?为官心存国家天下,现在来讲为官是为人民谋福利。

[2022-05-19 17:26:46] [email protected]: [CW] 时 代 的 怪 现 象

#读书分享 @reading #南怀瑾 #孟子与离娄 时代的怪现象这是战国时候的现象,不但政治如此,整个的社会也如此。譬如梁惠王、齐宣王这一班人,孟子说「上无道揆也」,不讲法治,凭他们的聪明在乱玩,有聪明,有权力,他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们今天的国际上也是如此啊,前几天跟年轻的同学谈到卖花生的卡特当选美国总统,他是美国南方人,我说由南到北就不行了,美国也一样。上面不照法度来,下面一般的干部就乱来,不守法搞特权。「朝不信道」,他说那些诸侯、那些大臣,不相信文化政治的大原则,什么道德的政治,在他们都变成了口号。「工不信度」,工商界也在乱龫,只要有钱赚什么都干,做的东西不合标准,只要钞票一拿到手,退货都不管,没有商业道德。知识分子呢?「君子犯义」,知识分子书读得好,道理讲得非常通,但头脑里乱七八糟,这是犯义,违反自己的道德,背过来随便干。换句话说,拿自己的学问知识来做坏事,叫做学足以济其奸,学问越好坏事做得越大;法律越学得好,犯法的本事越多,这就是「君子犯义」。小人呢?「小人犯刑」,那些老百姓们乱干,杀了人反正坐牢就是了,没有关系,法律都不怕了。孟子讲,你看在这样的时代国家,他们到现在还能够存在,那是命好啊、幸运啊,那是不合理的。所以孟老夫子胡子一翘,气得只好回家去,在这里干什么呢?没有办法啊。「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精神了,所以我常说,一个国家亡了不怕,是可以复国的;最怕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整个亡掉,那就翻不了身了。诸位青年同学千万要注意,将来的时代,我们的文化要你们年轻一辈的挑啊,不能使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种子断绝。所以《孟子》在这里就说,「城郭不完,兵甲不多」,这个不是国家的灾难,这个没有关系。「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甚至于农业荒废了,乃至于国家的财经出问题了,孟子说这也不严重。最严重的是文化精神没有了,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根一旦丧失,那就真完了。所以他说「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这三句话包括意义很大,每一句话只有三个字。「上无礼」,我经常说这八十年来文化教育出了大问题,教育出问题就变成「上无礼」。这个上你不要看成爸爸或长官,那太狭义了,这个上包括时间空间。「下无学」,这个学不是指知识,而是指真正的学问,也就是做人做事真正的道德,那才是学问,不是呆板的道德。古人解释这个学字是「学者效也」,有效验的、实际的人生经验,这个是学,一方面也包括道德的经验。他说的每三个字都是大问题,我只提原则,最要紧的是「贼民兴」。几十年前,当然你们在座的青年不知道,革命分子是怎么起来的?就是「贼民兴」,当年的知识分子都喜欢走这个路,今天世界上也是这样。有些人自己认为聪明智慧,专门玩这个捣乱的事,这些是贼民,这个贼民的意义包括了很多。换句话说,社会上正人君子越来越少,走正路的越来越少;走偷巧的路,走作奸犯科的路的,越来越多。这个是教育的失败、文化精神的丧失,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国家,到了这个情形,违反了原则,「丧无日矣」,马上要完了。「无日」,无法说时间,很快就要完了。「《诗》曰:‘天之方蹶,无然泄泄。’泄泄犹沓沓也。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因此孟子再引用《诗经·大雅》篇的话,「天之方蹶,无然泄泄」,这两句诗的意思就是,上天要毁灭一个人,蹶就是跌倒,就是说天命要变更的时候,这代表了时代要变化,变乱的时代要来了。一个时代的命运到了关键时刻,我们人要怎么样做?「无然泄泄」,不可以马马虎虎,不可以跟着时代随便走。我们也经常听到有人说「你这样做不合时代」,我说老兄啊,我已经不合时代几十年了,我还经常叫时代合我呢,现在头发都白了,不合时代就算了。我说你不要问我问题,也不要跟我学,因为我不合时代,怕传染到你。如果你要跟我学,对不起,你要时代跟我走,「无然泄泄」,我不将就你。此所谓独立而不移,要有这个精神。所以孟子解释,他说古书上讲「泄泄犹沓沓也」,泄泄就是沓沓,也就是马马虎虎,也就是孔子所讲的「乡愿德之贼也」。看起来做人很好,处处和蔼,很有道德,挑毛病挑不出来;但是也找不到好处,这叫德之贼也,将就、马虎,不可以这样。这就是孟子所说战国时代的糟糕现象。下面是鼓励学生,吩咐他的弟子们:我们晓得时代有这样的毛病,为了自己国家民族的文化,要站起来,要留下种子,不能将就时代。因此他又说「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我发现,年轻同学们在一个公司做事,学个三个月半年,回来自己也开个公司。我说那些老板们真倒霉,让你在那里偷学东西,又给你薪水,这个是「事君无义」,这个要不得。中国文化不是那样的,你说整个的社会都是这样,我不这么做怎么办呢?那有的是办法,就是自己站起来。当然现在上下都搞成这个现象了,不合理的地方很多。「进退无礼」,不择手段地进去这个公司,要走的时候,不管了,就跑掉了,做人的标准都没有。整个社会变成这样一个没有人格、没有标准的社会,当然个人更不要谈了。既然做人的标准没有了,文化的法则也亡掉了,「言则非先王之道者」,所以言语思想都不同,只是跟着时代浮沈,自己没有独立的中心。----------------------原文:「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

[2022-05-19 17:25:19] [email protected]: [CW] 不 忍 人 之 政 是 什 么

#读书分享 @reading #南怀瑾 #孟子与离娄 不忍人之政是什么这就是《孟子》的文章,很合逻辑的,古文最讲逻辑了,第一是头尾要关照好,他说「圣人既竭目力焉」,上古的圣人虽然用眼睛看准确了,像离娄有绝顶聪明的眼光,看对了;然后要做东西还要有公输班的技术,用规矩去量,不能马虎,这就是规矩。他说你以为有把握,绝顶聪明,不要狂妄啦!还是要规矩准绳来量过,才能构成方圆平直。譬如我们这里大书法家王老师,书法比我高明太多了,但是你看他规规矩矩,每一点都守规矩,就是这个道理,肯守规矩则不可胜用也。接下来,「既竭耳力焉」,必须要以六律正五音,也是不可胜用也。这两句都过去了,重点是在下面。「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大圣人用尽心思、智慧去研究,研究好了还要请教别人,一点不能马虎,然后配合一个最重要的中心,「不忍人之政」,就是不忍心害人,不忍心害社会,那样你才真正做到了仁政。这个文字容易懂,但是内义很深,内义深在哪里啊?我们都晓得《孟子·公孙丑上》讲过,「恻隐之心,仁之端也」,恻隐之心,就是不忍人之心的开端。仁慈的心理从哪里开始?就是从这个不忍心开始。什么叫不忍心呢?我们举一个例子,走路踩死一只蚂蚁,有时候我们会偶然发起大慈悲心来,蚂蚁也是个生命,不小心踩死了,这就是不忍心。可是,有时候我们也会做害人的事情啊,很忍心就做了,这个道理就是说,我们自己对不忍人之心没有认识清楚。所以我常常跟年轻同学讨论,有时候叫他帮助一下别人,教一些东西啊,做一些事情啊,他就马马虎虎,这个就是害人嘛!我们只要马虎一点,就像医生看病一样,你虽然没有害了他,却已经耽误了他,也是害了他,这就是你太忍心了,所以不忍人之心是非常难的。尤其是为政,《孟子》在这里重点还是讲为政,政治上的措施,我们有时候想尽办法,这个办法拿出来绝对好,但是没有考虑到下面实行时,这个办法会变成大害处。过去在大陆或现在台湾也都碰到过,到乡下跟区公所的朋友谈话,他痛苦万分,上面有的政策下来,一样都办不了;你到乡下找一个派出所的警员来谈谈看,很多法令,与现实矛盾,不晓得怎么办好。上面的人坐在办公室构想,然后开会,决定这么办;但各地方不同,一到下面问题就来了。所以这个地方就要「竭心思焉」,然后继之以不忍人之心为政,才能「仁覆天下」。譬如当老师的人,我们在座当小学中学老师的很多,老师讲了一句,孩子回家就跟家里争吵。像我的孩子读小学的时候,回来吵得要命,为什么呢?因为老师那么讲的。好,好,好,你老师行,我碰到这个就赶快投降,照你的办。老师在台上讲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错,但他没有多方面去想,所以「竭心思」有这样的重要。要尽你的心智你的智慧,尽到底了,确定这个政策绝不害人,才可以去实行。因为你的思想、智力都用完了,再出了毛病,非我之罪也,只能恨自己的脑袋没有那么高明,不是我有心害人。所以尽你心智以后,「继之以不忍人之政」,那么才可以「仁覆天下」。这几句当中,下面「既竭心思」是重点,你的脑子都用干了,再也想不出好办法了,只有这样最好了,你才算没有罪过。接下来还要配合一个不忍人的方法作为,这两样要配合起来,才能说你的仁政可以普遍盖覆天下。不是现在吹牛的盖哦,不是黑云来了的盖哦,而是清凉的。现在我们吹牛的盖是热天的热盖,夏天开热气的那个盖哦,那个盖是不行的,所以这个覆字是指那个清凉的盖。孟子接着又说出一个道理。「故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是以唯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他说要想盖一个高楼必须从平地起,孔孟都是山东人,泰山再高,也都是小丘陵慢慢堆积起来才成其高。「为下必因川泽」,大海之所以大,因河川江湖的水汇集流下才构成了大海。当年我们写古文都学他这个,当然不套用他的成语,那不算高,而是动脑筋偷。千古文章一大偷,把《孟子》这一句的意义偷来另外造两句,老师看到打双红圈,然后在卷子上面批,叫妈妈煎蛋给你吃。我们看后世的文学有两句话偷得好,「水唯能下方成海」,世间的水都是往低处流,所以人要学水,人要变成大海一样,就要谦下。「山不矜高自及天」,最高的山它也不觉得自己高,因此它就可以顶到天。换句话说,人生的修养、学问、地位到了最高处,自己也不要认为高。所以山不认为自己高,因此成其为高。水向下流,谦虚,谦虚到极点就成其为大海,大海就能够包容一切。《孟子》这两句话,「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就是「水唯能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及天」的道理。你说完全一样吗?不一样,这个是讲文字逻辑,《孟子》这两句话有两三层转折,所以并不完全相同。他最后的结论「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这都是批评当时那些诸侯,他说为政不根据先王之道,不根据传统文化的法则,不根据传统的政治原则,「可谓智乎」?他告诉学生们,你们说齐宣王他们聪明吗?换句话说,他们是笨蛋,「可谓智乎」是问号,当着学生问,你说他们算是聪明吗?「是以唯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所以他说照中国上古的传统文化原则,唯有真正仁慈的人,才能够在最高领导的高位上。他说过去传统文化的原则,不仁者在高位,那就很严重了,那是玩权力,不是行仁政,是在种恶因,所得的恶果就大了。他这个话是因为看到春秋战国这些诸侯君主们个个如此,所以他认为无足道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跟他谈论的,没有一个人可以懂的,只好回家了。因此他接着说到当时社会的一个现象。---------------------------原文:「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圆平直,不可胜用也;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

[2022-05-19 17:23:38] [email protected]: [CW] 凡 事 皆 有 原 则

#读书分享 @reading #南怀瑾 #孟子与离娄 凡事皆有原则刚才讲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就使我们联想到帝王政治的原则。不但过去帝王政治,都是以这两句话为中心,今后社会的民主政治也是一样,实际上对于个人也是一样,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譬如说,我们在座许多学佛修道的人,我经常说笑话,看到年轻人学佛修道我就害怕,一个一个修得都是善男子善女人,善得都过了分。但是,徒善不足以修道,徒善也不足以成佛,因为学佛是要讲行履的,也要讲方法的,念咒子啊,打坐啊。但是徒法也不能以自行。所以《孟子》这两句照样可以套用,一点都不错,讲个人修养也是一样。换句话说,我们看了《孟子》这两句话,谈到个人做人,甚至于国家天下为政,就是要灵活地运用。所以前面就告诉你「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这是很明显的,你呆板地学尧舜,那是走不通的,更不能利用自己的聪明,那样就更不成了。《孟子》文章看起来那么美,那么平实,好象话都告诉你了,可是,他有很多东西都在文字的后面。譬如他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就是告诉我们,聪明没有用。这句话让我们想到老子说的「大智若愚」,这个大家都知道,真有大智慧的人,不会暴露自己的聪明;不是故意不暴露,而是最诚恳,最诚实,才是最有大智慧的人。「大智若愚」这个观念,不是同《孟子》这一段的观念一样吗?但是《孟子》同《老子》也有他们反面的意义,读《老子》这本书要注意哦,大智若愚反过来,就是大愚若智哦。大笨蛋有时候看起来很聪明,他还处处表示自己聪明;越表现自己聪明的人,一定是笨蛋,暴露了自己。所以大智若愚,老子只说了正面,反面那是老子的密宗,不传之密,你要磕了头,拿了供养,他才传给你。《孟子》的道理也是一样,所以为政也好,自己修养也好,都是这个原则。那么刚才我们讨论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两句话青年同学们特别注意,这是为人处世的准则,推而广之,对于一个工商界的领袖,一个团体的领导人,乃至政治上的领导人,这两句话是天经地义的原则,不能违反,也不可以违反。甚至我们在座的大和尚们,将来领众也是这个道理。你看《百丈清规》的内容,再把释迦牟尼佛的戒律翻开来看一看,都不出《孟子》这个原则——「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所以古今中外的圣人,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原则都是相同的,不会有差别的。什么叫做世间法?哪个是出世法?大智慧的人,世间出世间一定是合一的,是一样的。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历史上很多很多。《孟子》讲到这里,引用《诗经》的话,「《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孔孟讲话,为什么常常都引用《诗经》呢?等于我们现在写论文,引用苏格拉底说的、柏拉图说的,下面就来个批注哪一本书上第几页。这是千古文章的悲哀,好像不拿人家的话来凑一凑,不足以表示有学问。孟子当时也有这个习惯,意思是你不相信吗?古人是这么说的。假使你是有道之士,不过,你说法谁都不相信,如果你说佛说的、孔子说的,他就不会怀疑,不会还价钱了。所以圣人之后的人,没有办法,只好拿出圣人的招牌来,连孔子孟子也逃不出这个天地自然的法则。如同我们小的时候,有什么事情都是爸爸说的,爸爸说的不会有错,那就挡开了。所以孟子引用《诗经》的话「不愆不忘」,不要超过这个原则;换句话说,这四个字要很灵活地运用,不要笨得过度了,好人做得太过分了,就不是好人,那就是个笨人。好人跟笨人两个是隔壁,聪明跟坏蛋两个也是隔壁,这个中间恰到好处是最难的,所以说大智若愚,大愚就若智。「不愆不忘」这一句话,既不要超过,也不要失去原则,然后取其中庸而行之。一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无论如何要有一个原则,原则不能违反;「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违反了这个原则什么都搞不成。因此他提出来告诉学生们,在历史人生经验上看到,严守法则绝不会出毛病;不过严守法则有一个条件,不能过分,过分就不对了。在这里我只好拿学佛的人做比喻,像这里年轻同学学佛的,学得个个面有菜色,脸无笑容,令人看到就难受。看你们这些人的面孔啊,就知道那个细胞一点都不活泼,天机本是活泼泼的,结果你们修得呆板了,活泼泼跟呆板差得很远啊,这个就是太过了,太过了就是毛病,学问修养也是这个道理。所以他下面引申理由。

[2022-05-19 17:22:13] [email protected]: [CW] 帝 王 和 臣 子 的 著 作

#读书分享 @reading #南怀瑾 #孟子与离娄 帝王和臣子的著作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孟子》这两句话,后来被中国帝王用政治手段把它歪曲了。从《孟子》这些话以后,第一个写一部帝王学的就是唐太宗,他自己写的这本书叫做《帝范》,做皇帝的典范,他想留给儿子,留给后代的子孙。这本书中,何尝不谈到仁义?也谈到孔孟这些仁义。但是你把《帝范》拿来仔细一读啊,这个仁义问题就很大了,绝不是孔孟所讲的仁义,已经变质了。唐太宗的手段被一位女士看出来了,什么人啊?武则天。太宗写个《帝范》,她武则天就写一本书拍一下马屁,书名叫《臣轨》,所以后来唐朝就被她拿走了。你作《帝范》,说当皇帝要怎么怎么当;我写的书《臣轨》,说当臣子要怎么服侍好这个皇帝。这两部书妙得很,对称的,中间谈的也都是孔孟之道,仁义道德。接下来,唐代一个臣子写了《贞观政要》,是唐太宗死后,把唐太宗的《帝范》和武则天的《臣轨》两个精神合起来的一部书。这本书出来以后,无形中好像给后来的帝王们一个典范,说应该如何做一个领导人。最近几年很多人都喜欢读《贞观政要》,乃至出家人都在读,这很奇怪了。我说你们想当朱元璋吗?这些书是想当领袖的人读的,我们读了没有多大用处,看看好玩而已。这两个合拢来的内容,是真正中国文化精神的仁义之道吗?不是的,你把它们一分析、一整理啊,通通是杂家、霸术,权术。我们再看历史上相关主题就很多了,《千秋金鉴》,张九龄作,也是作给皇帝看的。后来宋朝的司马光作一部《资治通鉴》,是教皇帝从历史上学习怎么样处理政治,所以是资治,是教育皇帝的书。我们读《资治通鉴》,可以当历史数据读。《资治通鉴》的精神,在司马光的论述里,都离不开《孟子》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两句话的原则。那么最高明的是什么人呢?到了清朝,康熙、雍正、乾隆,这几个皇帝,都有著作。老实讲他们那些著作,比汉、唐、宋代的著作还要好,对于杂家、霸术、权术等,他们全套都懂。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