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email protected])

这是一个关于 阅读 的群组,关注以获取群组推送,引用可以分享到群组。

I'm a group about reading. Follow me to get all the group posts. Tag me to share with the group.

Tips:
回复时删除群组引用可以避免打扰到关注群组的大家 ~
Please delete the group tag in reply, thank you ~

创建新群组可以 搜索 或 引用 @新群组名@ ovo.st。
Create other groups by searching for or tagging @[email protected]


近期活动:

[2022-12-07 13:28:21] [email protected]: 毋宁说,一切伟大艺术都有着相反的倾向,如同每一个精神上杰出的人,喜欢把感情保持在它的途中,不让它完全跑向终点。#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第2卷第2部](1880)#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7 13:03:09] [email protected]: 雪——死亡的白色的名字。#阿多尼斯《雪之躯的边界》#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7 00:29:39] [email protected]: 只要我清醒着,心中有光明,那就是早晨。道德改革的目标是抛弃睡眠。#梭罗 #瓦尔登湖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7 00:10:52] [email protected]: 临风回忆往事 像是协奏曲命运是指挥 世界是乐队自己是独奏者听众自始至终就此一个#木心《晚来欲雪》#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15:14:36] [email protected]: 因为在根本处,也正是在那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上我们是无名地孤单;要是一个人能够对别人劝告,甚至帮助时,彼此间必须有许多事情实现了,完成了,一切事物必须有一个完整的安排,才会有一次的效验。#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15:13:56] [email protected]: 一天早上,我发现有一只野蜂死在了门厅的屋顶上。它的脚收拢在腹部下面,触角无力地耷拉在脸上。其他野蜂都十分冷漠,它们忙着进出蜂窝,在一旁爬来爬去,似乎毫不介意。忙碌工作的野蜂俨然给人一种生命鲜活之感。而它们旁边那一只,不论早晨、中午或傍晚,每次看见它一动不动仰躺在原地,给人一种逝去之物的感觉。大约三天里它就那样留在原地。看上去令人有分外宁静之感。心中一片寂寥。在其他野蜂都钻进了蜂窝的黄昏,看着冰冷的瓦上残留的一具尸骸是寂寞的。然而它又是那么宁静。#志贺直哉《在城崎》#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12:54:35] [email protected]: @reading 合作 为了弄清敌对双方能否克服他们的差异,研究者谢里夫(Sherif, 1966)先故意激起群体的冲突。他把22名男孩子分到一个男孩侦察营的两个独立区域。然后在两组之间进行了一系列的竞争性活动,并奖励获胜者。没过多久,每个男孩都对自己所在的小组有着强烈的自豪感,而对另一小组充满敌意并形容对方是“鬼鬼祟祟的”“卑鄙的”……当谢里夫再把两组人聚集在一起时,除了辱骂与威胁,他们互不搭理。谁都不会想到,几天之后,他们竟然成了朋友。谢里夫做到这一点是通过给予他们超级目标(superordinate goal)——只有通过合作才能达成的共同目标。他安排将营地水源供应中断,所有22个男孩子必须一起努力来恢复供水……谢里夫用分离与竞争使陌生人变为了敌对者,又用共同的困境和目标使敌对者和解并成为朋友。简单的接触并不能降低冲突,合作性的接触才能降低冲突。摘录来自 心理学导论 戴维•迈尔斯@邓布利多 请学学麻瓜心理学

[2022-12-06 11:33:39] [email protected]: 死神将我遗留在这里——秋日黄昏#小林一茶 ☆死神により残されて秋の暮(1813)#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11:31:16] [email protected]: 他面前放着一小瓶佩利西埃的香水。香水清澈透明,一点也不浑浊,在阳光照射下发出金褐色亮光。它看上去纯洁无瑕,像清澈的茶——但是它除了五分之四的酒精外,还有五分之一的一种会引起全城轰动的神秘混合物。这份混合物可能又是由三种或三十种不同原料构成的,它们是按一定的无数种量的比例关系配合起来的。倘若人们可以对这个冷酷的商人佩利西埃的香水说什么灵魂的话,那么这份混合物就是香水的灵魂。巴尔迪尼现在就是要弄清这个灵魂的结构。#帕·聚斯金德 #香水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11:29:31] [email protected]: (苏格拉底)一切事物渴求的东西都是它缺乏的东西,没有任何事物会去谋求它不缺乏的东西。#柏拉图 #会饮篇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02:01:38] [email protected]: 天照大御神与月读命依了父神的命令各去治理,只有建速须佐之男命不去治理他的国土,八握之须垂至胸前,却还在哭闹。他的哭泣大有将青山哭枯,成为荒山,将河海悉皆哭干之概。以是恶神的声音如五月蝇似的到处起哄,种种灾祸都起来了。伊耶那岐命乃问建速须佐之男命道:“你为什么不去治理所命令的国土,却尽在哭闹?”建速须佐之男命答道:“我想往母亲的国土,根之坚洲国去,所以哭泣。”于是伊耶那岐命大怒,说道:“那么,你不必在这个国里住着了!”遂将建速须佐之男命驱逐出去。伊耶那岐命今在淡海的多贺地方。#安万侣 #古事记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01:57:52] [email protected]: 信【英】#奥登第一次来到了乡间僻壤,当走入陌生山谷,因骄阳和迷路而愁眉不展,你定会驻足停留:今天,蹲在羊圈后面,我听到一只突然掠过的飞鸟迎着风暴大声鸣叫,且发现年岁之弧已连成了一个整圆,而爱的陈旧电路再度运转,永无休止再不会逆向改变。会领悟,会释怀,因为我们已看见屋瓦上的燕子,那最先打着寒战的春草场,一列货运火车孤零零地驶过,那秋日里的最后班次。但眼下,正打算去叨扰淳朴农家,想着入晚可以暖和一下全身,你的信已寄到,如你一贯的口吻,说了那么多,人却不来此处。言语并不亲密,手指也未麻木,若爱情时常得到一个不公正的答复,它必已遭欺蒙。我,顺应着季候各处迁徙或是有了另一段情事,少有疑问只能点头默认,带着冷峻笑意的乡野之神总担心说得太多而词不达意,也不会如这般欲言又止。1927年12月#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6 01:54:08] [email protected]: “你的那些城市现在不存在,或许从来就不曾存在过,肯定将来也不会存在。你为什么拿这些宽心的童话来哄人消遣?我知道,我的帝国像一具沼泽地里的尸体一样在腐烂,它的病毒都已经传染给啄食它的乌鸦和把它当做肥料的竹子。你为什么不跟我谈这些呢?你为什么要对鞑靼人的皇帝说谎呢,外国人?”波罗善于顺从皇帝的恶劣心境。“是的,帝国是染上了疾病,并且还在努力使自己习惯于自身的伤口,而这是更糟糕的事。我探察的目的在于:搜寻尚可依稀见到的幸福欢乐的踪迹,测量它缺失的程度。如果你想知道周围有多么黑暗,你就得留意远处的微弱光线。”#卡尔维诺 #看不见的城市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20:59:51] [email protected]: 一座大山似的鸟儿飞向海岛,一轮明月似的飞禽奔向南方,飞行在秘鲁激荡的岛屿上。这是一条影子汇聚的河流,是无数小小的心灵组成的一颗彗星,它们遮天蔽日宛如一颗拖着沉重尾巴的星体向着群岛跳跃而去。从怒涛汹涌的大海的尽头,冒着大洋的风雨,信天翁的翅膀出现了宛似两个海盐造就的系统,迎着两旁的阵阵激浪在寂静中建立孤独的秩序。#聂鲁达《鸟儿来了》#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20:57:03] [email protected]: 后来无人能记起它们:风将它们忘却,水的语言被埋葬,暗语已经失踪或被淹没在寂静与血泊中。牧人兄弟们,生命没有消逝。然而就像一朵野玫瑰在繁茂中落下一点红便是熄灭大地的一盏灯。#聂鲁达《大地上的灯》#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20:52:14] [email protected]: 苏:是不是善于预防或避免疾病的人,也就是善于造成疾病的人?玻:我想是这样的。苏:是不是一个善于防守阵地的人,也就是善于偷袭敌人的人——不管敌人计划和布置得多么巧妙?玻:当然。苏:是不是一样东西的好看守,也就是这样东西的高明的小偷?玻:看来好像是的。苏:那么,一个正义的人,既善于管钱,也就善于偷钱啰?玻:按理说,是这么回事。苏:那么正义的人,到头来竟是一个小偷!这个道理你恐怕是从荷马那儿学来的。因为荷马很欣赏奥德修斯[7]的外公奥托吕科斯,说他在偷吃扒拿和背信弃义、过河拆桥方面,简直是盖世无双的。所以,照你跟荷马和西蒙尼得的意思,正义似乎是偷窃一类的东西。不过这种偷窃确是为了以善报友,以恶报敌才干的,你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吗?#柏拉图 #理想国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20:16:24] [email protected]: 晚上,玛丽来找我,问我愿意不愿意跟她结婚。我说怎么样都行,如果她愿意,我们可以结。于是,她想知道我是否爱她。我说我已经说过一次了,这种话毫无意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大概是不爱她。她说:“那为什么又娶我呢?”我跟她说这无关紧要,如果她想,我们可以结婚。再说,是她要跟我结婚的,我只要说行就完了。她说结婚是件大事。我回答说:“不。”她沉默了一阵,一声不响地望着我。后来她说话了。她只是想知道,如果这个建议出自另外一个女人,我和她的关系跟我和玛丽的关系一样,我会不会接受。我说:“当然。”于是她心里想他是不是爱我,而我,关于这一点是一无所知。又沉默了一会儿,她低声说我是个怪人,她就是因为这一点才爱我,也许有一天她会出于同样的理由讨厌我。我一声不吭,没什么可说的。她微笑着挽起我的胳膊,说她愿意跟我结婚。我说她什么时候愿意就什么时候办。#加缪 #局外人 #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20:14:13] [email protected]: 孤寂之夜【德】#黑塞你们,困苦的人们,不管远近,都是我的兄弟,你们梦想,高高的星空上,苦难会得到慰藉,你们,惨淡黑夜里干枯的手,默默握紧,痛苦的你们,无眠的你们,困苦、迷茫的同伴,没有星星、没有好运的船老大——陌生的人们,你们都是我同类,请来将我的问候回应!(1901.8)#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20:11:34] [email protected]: 为什么要问行为的问题,当你就是灵魂,你就是看见临在的方式! 并且,你和我们在一起!你有什么可担忧?#鲁米《你问题的答案》#CHATONLIVRE @reading

[2022-12-05 19:30:36] [email protected]: 她至今仍然泪流满面地怀念他,还责骂我不如他。而我感到高兴,感到欢喜,因为她至少在想象中认为自己曾经是幸福的……第一章 二 @reading

上一页 | 下一页